书海居 > 修真小说 > 叩问仙道 >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开脉
    第1965章 开脉
    风暴愈演愈烈。
    百里晴空周围,混乱的力量无处不在。
    这些还不足以威胁他的性命。
    但在下坠一段距离后,百里晴空突然心生警兆,右手平举在胸前,揭开一面巴掌大小的铜盘。
    铜盘表面光可鉴人,映照出前方的景象,能够清楚看到一道道乱流。
    百里晴空神情凝重,却是从乱流中看到了一道诡异的人形阴影,动如鬼魅,瞬间消失。
    ‘刷!’
    百里晴空凌空点出一指。
    蓦然间,他指尖前方响起刺耳的利啸,一道人影陡现,冲着百里晴空嘶吼,声音充满疯狂和血腥的意味。
    看清人影的模样,百里晴空的眉头不禁皱起。
    对方五官扭曲,四肢细长,比鬼魂更诡异,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魔物。这种魔物没有理智,无法交流,攻击面前的一切活物。
    百里晴空看穿魔物的本质,铜镜脱手而出,在魔物头顶转了一圈,留下赤色的轨迹。
    就像一条火绳,猛然收紧,套在魔物的脖子上,赤火焚烧它的身躯。
    出乎意料,魔物没有当场被烧死,七窍喷出一股股黑雾,和赤火接触,反将赤火染成了黑红色。
    “嗯?”
    见此情景,百里晴空意识到这种魔物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下面有多少。
    如果魔物成群结队,却是不小的麻烦。
    魔物不会无缘无故诞生,出现在这里,很可能是在守护什么东西。
    这也侧面说明,他们很可能找到了天脉宗遗迹的核心!
    沉吟片刻,百里晴空使了个印诀,赤火暴涨,将魔物围困,但没有将之斩杀。
    留下魔物,正好帮他阻挡后来者。
    果然不出所料,随着他持续深入,魔物开始三三两两出现。
    百里晴空手段迭出,避免和魔物缠斗,以最快速度下潜。
    同样的时间。
    黑暗的地底,一条条性命被无情收割着。
    沙姓青年将手指从一名修士眉心移开,漠然看着修士尸体的血液被大地吸干,向远处望了一眼,遁入地底。
    随着时间推移,石池壁画吸收越来越多的鲜血,散发妖异的血红之芒。
    一幅幅壁画散落在遗迹的各个角落,彼此之间存在无形的联系,所有壁画勾连在一起,形成一个覆盖整座遗迹的巨型阵图。
    阵图的阵眼,便是那座深不见底的古井。
    百里晴空不断下探,说不清自己究竟来到了多深的地方。
    终于,他感知到下方传来阵阵寒意,出现不同寻常的波动。
    身影微微一顿,百里晴空向上看了一眼,催动铜镜,环绕自身飞行,小心向下。
    令人意外的是,他很顺利便穿过这片区域寒冷的区域。
    仿佛穿过了一层屏障,当周围温度回归正常的同时,所有的喧嚣也被阻隔在外。
    百里晴空进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这里没有任何声音,安静地令人心神不宁。
    更怪异的是,之前吸引他们的那些光团,全都不见了。
    身处空荡荡的地底,百里晴空不由想起之前遭遇的种种诡异,尽管他拥有元婴修为,也莫名感到不安。
    ‘唰!’
    一丝细微的风声,在这里异常刺耳。
    “什么人!”
    百里晴空神色微变,明明神识刚刚扫过那里。
    他毫不犹豫,鼓动神识,以蛮横的姿态,横扫而出。
    对方却根本没有隐藏的意思,从黑暗中走出来。
    微弱的光照亮空间,显现出一人,正是沙姓青年。
    “百里氏三位元婴老祖之一,百里晴空,失敬!失敬!”
    “你是谁?”
    百里晴空接触到沙姓青年的目光,感觉很不舒服,对方的眼神太冷漠了,像在看一个死人。
    来者不善!
    不过,区区金丹修士,能有多大神通,敢如此猖狂?
    百里晴空一眼就看穿了沙姓青年的修为。
    堂堂元婴老祖,即使受伤,也不是金丹修士能够威胁的。
    可不知为何,他心中渐渐泛起不安,且越来越浓。
    百里晴空凝神感应,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气息。
    “果然贵人多忘事,道友已经认不出在下了。不过,百里一族,在两百年前的馈赠,在下一直铭记于心!”
    沙姓青年的语气冷冽如冰。
    “两百年前?”
    百里晴空终于想起来一件事,死死盯着沙姓青年,越看越觉得对方的五官有种熟悉之感。
    旋即面色微变,脱口而出,“你是那个失踪的沙家孽种!”
    “孽种……”
    沙姓青年突然大笑,笑中有仇恨,还有苦涩。
    百里晴空的话证实了一件事,当年只有他一人逃了出来,他是最后一个沙家血脉!
    “斩草不除根,果然遗祸无穷!”
    百里晴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很显然,这里是一个陷阱。
    银家素来谨小慎微,在修仙界极少与人结仇,百里晴空完全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家主说的没错,沙家上下,不过一群莽夫罢了!捡回一条小命,不想着给你沙家延续香火,还敢出现在老夫面前!究竟谁给你的底气,银鹤骞吗?”
    沙姓青年不为所动,冷冷道:“道友不必试探了,这里只有你我,没有第三个人。”
    说着,他仰起头,注视着上方的黑暗,幽幽道:“早在千年以前,沙家便查出天脉宗遗址位于此地,但历代长辈穷极一生,也无法将遗址开启。”
    “但是被你打开了!”
    百里晴空讥讽道:“你想说什么?说你是千年一遇天才,沙家那些莽夫都不如伱?”
    “我不敢对先祖不敬,但也不会妄自菲薄。当然,还要谢谢你们,帮我破开最后一道禁制!”
    沙姓青年摊开双臂,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身上散发出奇异波动,向黑暗深处蔓延开去。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脉玄塔并不是一座塔!”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话,却让百里晴空的脸色彻底变了。
    陡然间,他明白了什么,“你!”
    这一刻,黑暗中突然浮现妖异的血光,无数血丝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在沙姓青年的身体上交汇。
    这些血丝犹如人身的经络,刺进沙姓青年体内,和他的经络相连,一种百里晴空从未见过的力量,通过血丝,源源不断向他体内灌注。
    “天脉宗真传《天脉心诀》,修成大成之际,欲以人之经脉在体内修出一条天脉!脉玄塔乃修脉圣地,甬道可比经络,石池对应人之窍穴,辅以天脉宗不传之秘黄庭神液,便能为人开脉。可惜我不懂得如何炼制黄庭神液,只得另辟蹊径,灌入修士之精血,强行激活脉玄塔大阵。不过,仍缺少一位定鼎大穴的主药!”
    沙姓青年被血丝包围,几乎变成了一个血茧,里面传出他冰冷的声音。
    很显然,血丝来自那些死伤的修士。
    沙姓青年布了一个很大的局,最后的目标,也是最大的变数,就是面前的百里晴空!
    “以老夫为药?”
    百里晴空狂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不知死活!”
    火光照亮整个空间。
    百里晴空身前浮现上百枚拳头大小的火雷,铺天盖地射出去。
    ‘砰!砰!砰!’
    火雷接连爆炸,竟无法炸断血丝。
    见此情景,百里晴空立刻控制所有火雷扑向沙姓青年。
    金丹修士面对这一击,当场就会被火雷炸成齑粉。
    只见沙姓青年不闪不避,双掌向前横推,体内传出风雷之音。
    掌心交迭,迸发一道血色光环,在火雷爆发的刹那,将所有火雷套在里面。
    ‘轰隆!’
    火雷齐爆。
    惊天动地!
    光环当场变得支离破碎,竟然挡住了火雷的恐怖冲击。
    仅凭沙姓青年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定是从脉玄塔获得了某种力量,一举拥有了堪比元婴期的实力。
    “咳咳……”
    刚刚大发神威的沙姓青年,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声,上半身几乎蜷缩下去,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
    百里晴空顿时由惊转喜,哈哈大笑:“狂妄小儿,妄图操纵元婴之力,看你何时爆体而亡!”
    话音未落,他背后的铜镜腾空而起,倒悬在上,镜面火焰浮动。
    沙姓青年抹掉嘴角的鲜血,冷冷看着铜镜。
    ‘啪!’
    手中打开一个玉瓶,从中滚落出一枚丹丸,正是他当年从青羊观求来的。
    灵药入腹,一股清凉之力流遍全身,痛苦顿时大减,终于能够约束体内混乱的力量。
    沙姓青年惊喜万分,这枚丹药堪称极品,药力比预期更强大!
    沙姓青年只觉体内充满无尽的力量,心中涌现无穷自信,看到飞射而来的铜镜,毫不犹豫出手反击。
    一个受伤的元婴修士。
    一个通过外力拥有元婴实力的金丹修士。
    在古井深处展开生死搏杀。
    银鹤骞急于救人,其他人必须小心应付魔头的袭击。
    无人打扰他们。
    斗法的余波肆虐,混乱异常。
    沙姓青年越战越勇,反观百里晴空,竟生出力不从心之感。
    他骇然发现,脉玄塔不仅能增强沙姓青年的实力,还会对其他人有压制之力。
    此消彼长,他竟然落入了下风。
    当他萌生退意,却找不到离开的路了,在他踏入空间的一刻,便被沙姓青年暗中动了手脚。
    ‘噗!’
    ‘砰!’
    一道人影倒飞出去,竟是百里晴空。
    “可惜,我不懂脉玄塔真正的开启之法,只能尽力拖延它自毁的时间,也无法控制守护宝塔的魔物。否则,何须这么麻烦!”
    沙姓青年看起来无比凄惨,全身被燎黑,无处不伤。
    但他站到了最后!
    他的语气难掩兴奋,尽管绞尽脑汁,用各种办法削弱对手的实力,占尽天时地利。
    阴谋诡计也好,胜之不武也罢,无可争议,他确确实实击败一名真正的元婴修士,迈出了复仇的第一步!
    “记住!灭你百里氏满门者,沙家羽!”
    沙姓青年厉声喝道,充满快意!
    “百代经营,不及一世天才!”
    百里晴空傲气全无,发出一声惨笑。
    《天脉心诀》本就威力奇大,据说天脉宗修士都要借助黄庭神液,降低功法对自身的冲击,否则便会有损根基,长远来看弊大于利。
    沙家羽一心只为复仇,浑然不顾自己未来,竟用修炼魔功的办法修炼《天脉心诀》,一旦功法大成,实力比真正的天脉宗修士还要强大,不能以寻常元婴修士视之。
    当然,代价定然非常惨重,只怕对寿元也有影响。
    此子为仇恨而疯狂,且心计极深,有心算无心,能将强敌逼到绝路!
    有这种疯狂的敌人,任何势力都寝食难安。
    百里晴空仿佛看到了百里氏惨烈的未来。
    历代先祖呕心沥血积累的家业,很可能毁于此子之手!
    可他无法将这个消息传回去,提醒族人了!
    “轰隆隆……”
    大地塌陷,山峰崩裂。
    地面上的修士,包括银鹤骞在内,都微露惊容。
    银鹤骞为念悔压制住伤势,起身看向前方。
    “天脉宗遗址要被毁了,百里晴空那厮到底干了什么?”
    ……
    遗址核心。
    银鹤骞口中百里晴空变成了一味大药,被填进脉玄塔。
    脉玄塔崩溃在即,沙家羽却不为所动,抓住脉玄塔自毁前的最后时刻,为自己开脉!
    磅礴的力量灌注进体内,沙家羽感觉自己的经络被绞碎,然后被捏成一团,然后打散,周而复始,带来无尽的痛苦。
    终于,他在冥冥之中抓住了什么,猛然拍向丹田,真元倾泻,奔腾而出。
    仿佛破开了一层屏障,他体内出现了一条从未有过的路线,血肉中诞生出一条新的经脉。
    此即天脉!
    ……
    三年后。
    某处山中,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三灾之劫过后,周围一片狼藉,面目全非。
    废墟中缓缓站起一个人,仰天大笑,“老天待我沙某不薄,竟让沙某度过心魔劫!待沙某屠尽所有仇敌,再来敬天!”
    豪气冲天,杀意亦滔天!
    收起杀意,沙家羽思索接下来的复仇计划。
    百里氏死了一个百里晴空,还有两名元婴老祖,不可正面力敌……
    就在这时,忽有一道流光射来。
    沙家羽抓在手中,看罢呆滞了一会儿,匆匆离开。
    不多时,他来到一处山脉,正是百里氏一族所在的观阳山。
    如今,观阳山上,乌云密布,人影林立,竟在对着下方猛攻!
    ()手机用户看叩问仙道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6740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2.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3.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4.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5.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6.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7.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8. [都市小说]讨逆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