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四千九百六十三章 人的愿望
    岚武,做了他能做的一切,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够多了。
    对与不对已经不是外人可以评判的,起码在这岚武岭,他才是所有人的精神支柱。不应该被一个外人批判。
    岚武低着头,没有任何回答,并未因陆隐的问题愤怒。人呐,是一种坚韧不屈的生命,他相信,早晚有一天,岚武岭会出现一个不受世俗言论左右,天赋绝顶的奇才,带领人类走出流营,有着自己的认知与坚持。他不是,但必定会有,他要做的就是等,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为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这时,王辰辰到来,明显也知道岚武岭的情况,看向岚武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走吧。”陆隐道。
    王辰辰深深望着岚武“你做的或许就是主宰一族希望你做的。”
    岚武身体一震,恭敬道“这是我的荣幸。”
    “你。”王辰辰还想说什么,却被陆隐打断,“走。”
    岚武惊讶,这个仆人居然这么说话?
    王辰辰闭起双目,深呼吸口气,再睁眼,看岚武的目光平静了很多“你不该留在这。”说完,转身离去。
    陆隐临走前道“人的愿望可以汇聚成河,当那条河足够宽阔,足够大,足以冲垮一切。”
    岚武惊愕,少有的抬头正视陆隐。
    陆隐对着他一笑,走了。
    他并没有给岚武留下什么,岚武岭什么样,以后就该什么样,任何变化都会引起灾难。也会辜负岚武这些年的守护。
    对与不对,交给历史吧。
    不过,人类文明不断出现像岚武,沉见永生这样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存在下去的人,那人类文明就不会灭绝,永远也不会。
    带着复杂的心情,陆隐与王辰辰离开了思默庭,返回真我界。
    “你怎么突然会去找岚武岭的?早就知道?”王辰辰好奇。
    陆隐却更好奇“你好像对这些事根本不了解,才知道?”
    王辰辰语气低沉“看不惯流营内的人对主宰一族生灵卑躬屈膝。其实这不怪他们,我知道,出身于流营是他们没得选择的,在那种环境下成长做什么都不奇怪,但我就是看不惯。”
    陆隐理解,他们不能指责流营内的人为了生存而卑躬屈膝,同样也不能指责王辰辰在王家矛盾的教导下养成的尊严。
    “我帮过一个人类族群。”王辰辰道。
    陆隐语气
    沉重“后来呢?”他猜到了结果,却还是问了,因为王辰辰想说。
    王辰辰目光复杂,吐出口气,前方是彩色的唯美宇宙,七十二界遥遥在望,“背叛了我,毫不犹豫的背叛。”说到这里,她笑了一下,笑容充满了苦涩“还想拉着我一起跪下,祈求主宰一族生灵原谅。”
    “真是可笑,或许在他们的认知里是帮我,而不是背叛我,可越是这样我越难以接受。”
    “我明明已经跟他们说了,只要点头,就可以带他们离开流营,去宇宙任何一个角落自由生存。可他们还是毫不犹豫背叛了我,只为主宰一族生灵的一个赞许。”
    陆隐仰头看去“你没错,他们也没错,只是各自认知不同。”
    “所以啊,很多事还要重新考虑,不是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他无语的看着王辰辰“所以你后来就不接近流营的人类了,而看到我的分身所升起的杀意也来自于这里吧。反正是一个骷髅,杀了正好帮他解脱,还刚好出口气。”
    王辰辰嘴角弯起,想笑,却忍住了,没有回答。
    “墨河姐妹花呢?怎么跟你一个德行?张口闭口就是解脱。”陆隐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他都忘了。
    王辰辰翻白眼“那俩丫头从小就喜欢跟着我,我说什么她们说什么,很正常。”
    “不过看她们那架势好像还想赢你。”
    “哼,让让她们而已,都是小妹妹。以为跟我做一样的事,说一样的话,两个人就比我一个人厉害,幼稚。”
    “圣灭呢?如果真让你与圣灭一战,可有把握?”
    王辰辰想了想,摇头“如果是我以为的圣灭,可以赢,但它与你打的那一场我听说过,第二次机会,因果二重奏,我赢不了。”
    “你也危险,当初如果不是你那个分身速战速决,再让圣灭在因果二重奏下持续下去,它对因果的运用还会蜕变,不断地蜕变,你肯定输。”
    这点陆隐承认,因果二重奏最可怕的不是让圣灭恢复,而是蜕变他的一切状态,不断拔高,时间越长越恐怖。
    无法想象圣灭达到契合三道宇宙规律是什么战力,而主宰在同一时期可是能超越圣灭的。以此可以推断主宰是何等高度。
    越想心情
    越沉重。
    两人返回真我界。
    陆隐融入命左体内,在真我界待了不少年,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太白命境,命古苦恼,死亡主一道步步紧逼,失去了起绒文明,其它主一道又不愿意出头,唯有把它们顶上去,而且当初算计死亡主一道的就是它生命主一道牵头,导致现在很多变故出现。
    死亡主一道光脚不怕穿鞋的,反正它们失去了很多,尤其刽族再次被打落流营,尽管死主不出面了,可下面的骷髅却多的夸张,有种不断恶心它们的感觉。
    “鎏还没找到?”
    “回族长,没有。”
    “这家伙去哪了?”
    “这个鎏必然是害怕死主报复,所以失去了起绒文明与那颗心脏就立刻跑了。”
    “还有一种可能,怕我们把它推出去死拼死亡主一道。”
    “以它的实力倒也不是没可能帮我们牵制千机诡演。”
    提到千机诡演,一众生灵都沉默了。
    之前凭一己之力抵挡十个界的轰击,那一幕的震撼直到现在都让它们难以接受,也正因为千机诡演带来的压力,导致命凡无法再闭关,必须看着太白命境,也导致其它主一道不断避退。
    命古目光低沉,千机诡演,这家伙的闭口功从九垒战争时期就开始了,居然忍到现在,一朝爆发简直恐怖,无人可挡。
    它都想修炼闭口功了。
    这时,有生灵汇报“族长,命左求见。”
    命古烦躁“不见,让它留在真我界,永远别出来。”
    周围一众生灵彼此对视,各有心思。命左留在真我界没问题,但那也意味着谁去真我界都要看它脸色,偏偏它们都有后辈在真我界掌握方,那些后辈一个个不敢去,都来求它们,它们也没办法,面对命左也得服软。
    除非让命左离开真我界。
    “咳咳,那个,族长,不妨听听它想说什么。”有生灵道。
    其它生灵连忙附和。
    命古尽管是族长,却也不好驳斥它们,只得不耐烦道“让它来吧,提醒它安静点,其它主宰一族都认为起绒文明灭绝与它有关,小心别死在路上。”
    “是。”
    命左来了,这次很低调,一路上看到同族还打招呼,惹来一阵嘲讽的目光。
    “真以为
    自己是气运一道的生灵,能一直好运。”
    “偶尔走个运凭着辈分上位就到处得罪,现在一朝失势,连命凡老祖都惹怒了,它以后日子只会越来越不好。”
    “等着看吧,我会求老祖请族长把它调离真我界,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没多久了。”
    说话声并不小,根本没打算瞒过命左。
    对于主宰一族生灵而言,忍步退让已经是极限,但凡有一丝反超的可能都会竭尽全力的嘲讽。
    命左神色平静,一路来到命古面前,“见过族长。”
    此刻,命古已经屏退其它同族,它稍微一想就猜到其它同族的心思,不过它是族长,命左的去留除了命凡老祖就必须是它说了算,其它同族还没有左右的资格。
    命古是看都不想看命左一眼,“什么事,说。”
    命左恭敬“这段时间,在我身上发生了太多事,悠久之前,当我出生,第一次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哥哥被掐死,抛弃,而我也在经受众多嘲讽目光后,带着笑话一样的背景被封印…”
    命左缓缓诉说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命古本不耐烦,但却也没有打断,说实话,对于命左的往事它清楚,但从命左嘴里说出似乎又有不同。
    “或许是因为一朝得势吧,我太忘形了,得罪了很多同族,仗着辈分连族长都敢无视,太对不起了,族长,是我的错。”命左态度极其虔诚。
    命古淡淡道“如果你是来认错的,大可不必,你没有错,起绒文明灭绝与你无关。”
    这件事必须与命左无关,否则就是它这个族长处事不利,要倒霉的。
    命左看着命古,很真诚“族长,我愿意上交五百方,换取族内对我狂妄自大的原谅,不知族长能否同意?”
    命古忍不住笑了“你是不是以为五百方很多?”
    “七十二界,每一界至少过万方,五百方,在这里面算什么?你清楚的吧。”
    命左无奈“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行了,你回去吧。”命古完全不想再看到命左,之所以让它来也是因为其它同族求情。
    命左还想说什么,命古转身就走。
    “对了族长,我能不能见见那位血洗白庭的人类?”
    命古陡然转身盯向命左,目光森寒“见他做什么?”手机用户看踏星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2835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讨逆
  2.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3.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4.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5.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6.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7.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8.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