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四百三十五幕 怒海,风暴汇聚 II
    “钥匙之章虽然名义上有三章,但这三章之间其实代表的是不同方向,彼此之间并无递进关系,除了第三章终之章之外,其他两章分别代表着余量技巧和多重并
    行,如果有人‘通关’了钥匙之章第一章的谜题,那就代表着余量技巧已经了无秘密了。”  崔希丝摇摇头:“团长大人应当知道吧,技术推进是渐进的,其中虽然不乏灵光一现的突破,但技术发展的前后路线总也有迹可循。据我所知,即便是第二世
    界对余量技巧的研究也还停留在很初级的阶段,最顶尖的那一批人可以推到一百条指令之后,但一百条指令也不算什么,甚至不足以实际运用——”  她看着方鸻道:“余量技巧的根本目的是实现预载入指令,让一定程度意义上的灵活构装自律化成为可能,将战斗工匠从单线程的计算力桎梏之中解放出来。
    但要达到那一步一千条一万条指令也远远不够的,至少要到十万条指令以上才足以令主构装或者至高者这样的构装动起来。”
    “当然了,”少女又道,“如果真能推进到一千条指令以上,至少我们是够用了。”  方鸻对后面的话全然没听进去,因为那些与他了解的大差不差,而且崔希丝第一句话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他忍不住打断:“等等,钥匙之章一共有三章?
    ”
    这下轮到崔希丝奇怪了,她狐疑地看着他:“怎么,团长大人你不知道?”
    “我确实不太了解这方面。”  方鸻道,血夜妖月给了他一枚钥匙之章,他还以为原本就只有一章呢。不过想来也是,最开始shana给他的题目之中还有多重并行的部分,但钥匙之章中就
    只剩下余量技巧了。
    固然余量技巧是和多重并行有一定联系,但他也发现后者并不完全是前者的下位知识。
    “事实上我对钥匙之章的了解是因为有人给了我其中一枚,”他提起shana和r的事情,“而在这之前同样的人给了我一套插件,之中有些训练的关卡。”
    “能给我看看吗?”崔希丝有些意外地问,“因为我从没听说过有钥匙之章流入第一世界的。”
    方鸻点点头,随即拿出那枚钥匙之章。
    崔希丝有些好奇地接过,用魔导手套与之接驳,将以太投射入其中。
    她蓦地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这的确是钥匙之章,但又不完全是,看起来更像是它的某个很早期的版本。”
    “早期版本?”方鸻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崔希丝手中握着那枚钥匙之章,答道:“钥匙之章的确表现为一系列关卡或难题,因为那本质上是第二世界的一帮大佬们对于三大课题的前沿探索,他们将遇
    上的一系列难题设置成集,在彼此之间进行交流与传播。”  “那些人之间有个小圈子,会定期公布其排名,那个排名本质上其实就是那些人在这个领域之中的成就。那个排名不但是公开的,而且联入网络,可以随时看
    到上面排名的变化——”  她看着方鸻的那一枚钥匙之章,“而团长大人你手上这一枚不但排名是被掩盖的,让人看不到排名背后真正的id,而且排名也停留在许多年前,其中最高指
    令数才不过三十多条。”
    方鸻明白了过来:“所以这枚钥匙之章是从真正的钥匙之章中截取的某个早期版本?”  崔希丝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太明白给你钥匙之章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为了培养新人?真正的钥匙之章不仅仅是排名会发生变化,其实上面题目与关
    卡也是一直在随着研究前沿的推进而变化,团长你手上这一枚钥匙之章上其实已经落后许多了。”
    方鸻挠挠头,没好意思说那三十多条指令其实就是自己的记录。
    他原本还以为自己有多牛逼呢,没想到是闹了个乌龙。  好在崔希丝又道:“不过第一世界能拿到钥匙之章的人几乎没有,连我也只是听说过,顶尖的大公会也只会给那些遴选出的新人钥匙之章,还是要在他们前往
    第二世界之后。”  她其实也有这个机会的,如果她还留在圣礼公会,很有可能会和双子星一起获得下一批前往第二世界的名额。事实上所有参与过大陆联赛的炼金术士新秀,
    都有这样的机会。
    不过现在看来,崔希丝也不大后悔。  “那么三大课题的前沿又是什么?”方鸻开始有些意识到自己与真正顶尖公会的天才新秀的差距了,过去他和弥雅、和苏菲交流时还不觉得,因为那两位毕竟
    也不是炼金术士,她们对于工匠的领域不甚了解。
    但一旦和真正来自于大公会的顶尖新人交流,他就察觉出自己与崔希丝知识范畴之间的差距。
    崔希丝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就是余量技巧,多重并行和终之章,它们分别代表了钥匙之章的全部三个章节。”
    余量技巧和多重并行方鸻倒也了解,原来多重并行才是钥匙之章的第二章,那么第三章终之章又是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终之章是什么,”听了方鸻的疑问,崔希丝却轻轻摇了摇头:“我毕竟没有真正接触过钥匙之章,不过听说钥匙之章的三章之间虽然没有递进
    关系,但终之章的确是三章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方鸻不由沉默下来,他忽然想到r早已离开一线。
    对方给自己这枚钥匙之章,说不定只是因为那时钥匙之章本身就是这个样子。
    崔希丝见他这个样子,不禁开始对方鸻之前那番话的真实性怀疑起来,忍不住问:“所以团长大人说实现了钥匙之章的第一章,是指……?”  回到这个话题上,方鸻瞬间镇定下来,他对于钥匙之章可能不甚了解,但众星装置几乎一定是在余量技巧上的推演,或者不如说,那个技术和他所了解的余
    量技巧之间还存在一道鸿沟。
    而他之所以在对众星装置的研究上驻足不前,其实也不过只是在这道鸿沟之前徘徊而已。  他可能与那些顶尖工匠之间唯一的区别是,他已经可以看到鸿沟的另一头,而其他人或许还在迷雾之中摸索,顶多不过比他沿着这鸿沟的边缘向前多走了几
    步而已。
    他轻轻将那具镶嵌着幽蓝色水晶的装置推到崔希丝面前,答道:“我并不是说我实现了钥匙之章的第一章。”
    “——这是什么?”
    崔希丝在看到杰德·拉姆的众星装置时眸子不禁一缩:“等等,这个是?”
    方鸻听出少女语气里的含义,不由看向对方。
    崔希丝先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的确是众星装置,不……不完全一样。”
    方鸻心下轻轻一怔,他没想到崔希丝——不,应该说圣礼公会的人竟然见过众星装置,那也就是说,帝国对于众星装置应当也不陌生。  他一下皱起眉头来,想到了自己在古金家族的魔导阁楼之中见过的新系列,甚至他也采购了一些的半人马歼灭者和锁喉怪,那个系列的灵活构装也就是帝国
    这三十年来炼金术革新的结果。
    他的确也曾在那个系列的构装上察觉到了一些关于众星装置或者基于余量技巧的运用,可以肯定的是,帝国外售的灵活构装必定不是帝国工坊的最新型号。
    那么在那些新型上,是否有关于相关领域更前沿的产物呢?
    他不是没有过联想。
    但这一刻似乎才在崔希丝的反应上得到了应证。
    “你见过类似的装置?”
    “我……”崔希丝张了张口,“我在帝国的原型机上见过类似的装置,但又不完全一样,我不太确定……这一台……远比帝国工坊的那些要先进得多。”
    “……这的确是基于余量技巧的产物,但……”
    崔希丝脑子一时有些混乱,她一直以为那些装置是帝国三十年炼金术革新的成果,正如其所言,技术发展的前后逻辑是有迹可循的。
    但帝国的成果还可以说是在钥匙之章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可眼前这突兀出现的装置怎么看都像是不应当存在的,超越现阶段技术水平的产物。
    何况她自己也是工匠,在之前可能还未察觉——但一看到这台装置本身,她立刻就意识到其与自己所见过那些帝国原型机上的装置之间存在的技术联系。
    可原型机本身已经是帝国技术革命的前沿,这台装置又是……
    方鸻问道:“原型机是什么?”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崔希丝目光中有些歉然:“团长大人。”
    方鸻点点头,他这时其实已经从少女的目光中得到了答案,开口道:“这台装置诞生至今的时间,至少已是在二十年前。”
    “不可能,”崔希丝下意识开口道,但她是个聪明的姑娘,眼中立刻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光芒,“……帝国的技术革新,是诞生自这条技术路线上?”
    她不禁喃喃自语,“还存在一条世人所不知晓的技术路线?”
    方鸻看了她一眼,心下不由感叹不愧是大公会选出的天才,心思就是敏锐,一般人到这里说不定还反应不过来。
    毕竟崔希丝掌握的信息,可远没有他多。
    但对方此刻的推测,说不定就是答案。
    他摇了摇头,“我对帝国的技术革新所知不多,但你面前的这条技术路线,的确早已存在。”
    其最早甚至甚至可以推至七个世纪之前,由三个天才之中的杰尔德姆完成其基底。
    但杰尔德姆的众星装置还远说不上完善,他也曾在诺兹匹兹的地下见过,那和后来在艾什·林恩手上的那一具众星装置相差不大。  他从林恩家族的老仆人手上得来那具众星装置,后来反复研究过,可以说是他手上所掌握的众星装置中最了解的一类——但那台众星装置与后来安装在狩龙
    人身上那些并不一致。
    艾什的众星装置要简单许多,更接近于杰尔德姆的众星装置原型。  而阿德妮父亲所留下的这一台,则在那个基础上更进一步,也更接近于狩龙人身上那些完成品。其中唯一的区别就是,狩龙人身上那些成品他完全无法研究
    ,而这一具则一目了然。
    若不是他对钥匙之章有所了解,说不定还无法如此接近于这一刻的真理,因为他在那幽蓝色的水晶中见到了自己曾见过的钥匙之章第一章的全貌。
    不等他提示,崔希丝已经将魔导手套按在了那台众星装置上。
    她拉下风镜,闭上眼睛,熟练地进行接驳,然后将意识投射于以太的构造之中。
    方鸻见状也没有反对,他本来也是存着这个意图,否则也不会将这台装置推到崔希丝面前。
    只片刻,少女就睁开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这是……”
    “你明白了?”方鸻问道,“我有一个想法,但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需要你的帮助。”  崔希丝从那种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目光很快镇定下来:“这真是钥匙之章的第一章,但又不完全,更像是某个阶段性的产物,但这个产物的确可以帮到我
    们。”  她抬起头来,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口气道:“就像我之前说的,即便是一千条指令,我们也能用得上……但这台装置,已经远远不至于一千条指令了。但它提供
    了一个崭新的思路,我们没人懂这个方向……即便是从现在开始研究也需要时间……谁能解析它……?”
    少女忽然静了下来。
    她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方鸻,一言不发。
    “我可以,”方鸻点了点头,他一直以来都在推进着这条技术路线,在不为人所知的角落,一点点将那些遗失的线索串联在一起。  过去的积累终于在这一刻有了收获,那收获自然不是凭空得来的,从杰尔德姆到阿德妮的父亲,那些埋藏在字里行间的知识,在几百个日夜的无声传递之中
    终于获得了答案。
    “需要我做什么?”少女直接了当地问道。  “帮我组装一些东西,”方鸻答道,“我会在这个过程中教导你关于它的原理,我需要你尽量快地领会,越多越好,我有预感,接下来我们会面临一场恶战。
    现在所准备的东西,不久之后或许用得上。”
    少女看着那幽蓝色的水晶,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发丝,让风镜的镜片弹了起来,“我也可以?”
    方鸻不由笑了,“你是这个团队中第二位炼金术士,除你之外也别无人选。所以欢迎加入我们,崔希丝小姐。”
    崔希丝抬起头看着他,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
    七海旅人号半悬着风帆,犹如一头无声的幽灵正闯入暴雨之中,风船沿着漆黑的群山脊线航行,有时过于降低高度,从四周掠过一道尖耸的山崖。  连经验丰富的水手长巴金斯也不由回过身去,在他漫长的空海生涯中也少有遇上这样的状况,普通的风船几乎不太可能在这样的天候下航行于如此的航道之
    中。
    诗人小姐用手抓着船舷,面色都有些发白,牙关咯咯直响,“快要撞上了!快要撞上了!妖精小姐!”她不住自言自语,“这下要完蛋了……”
    爱丽莎有些好笑地用手摸摸这小姑娘的头。
    “别那么担心了,”她宽慰道,“塔塔小姐是专业的。”
    的确——
    但这条蔷薇工坊的船,毕竟也并不是普通的风船,
    妖精小姐几乎也分不出心神去顾及其他,正全神贯注地控制七海旅人号的每一个环节,平衡翼帆,让船倾斜着插入一道山谷之中。
    然后她才下达了一道指令,让罗昊和帕帕拉尔人帮忙拽起帆索,那一刻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冥冥之中存在的坐标,他们不由看向立在甲板上的那位女战士。
    女神奥黛丝。
    “我们到了。”方鸻推门而出,后面跟着工匠少女。
    奥黛丝回过头,看向他点了点头。
    “塔塔小姐,降低高度,”方鸻拉起斗篷,走入雨幕之中,来到船舷边,看向下方。
    虽然黑暗中只能见到茫茫雨线,但水手长已经向下面丢下一枚照明水晶,光坠入密林之中,勾勒出山谷的轮廓。  妖精小姐通过以太感应就能感知出山谷之中的大致情况,不过光芒有助于其他人看清七海旅人号下方的状况,何况他们中还有舰务官小姐,“距离地面高度四
    百四十尺。”
    希尔薇德已经通过大地祝福感受到了下方的地表。
    风船徐徐下降,直至可以抛下绳梯的高度——然后塔塔打开舱门,投下锚石制作的船锚,将七海旅人号锚定在风元素层中,然后卷起船帆。
    船的甲板在晃动了一下之后就牢牢地固定住,罗昊和帕帕拉尔人这才可以放下手中的帆索,帕克抹了一把额头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累得在那里吐舌头。
    “辛苦了。”方鸻看向两人。
    罗昊摇摇头,这对他来说倒不算什么,“下面什么情况?”
    “已经看到遗迹的入口了,”方鸻还未回答,妲利尔便先一步答道,“就在正下方。”猫人小姐正利落地从网索上跳下来,拍拍手,她看向船首的女战士。  奥黛丝这才开口道:“威廉的宝库藏于这座岛屿地下深处的遗迹之中,其实就连我也不知道它的准确位置,但我可以感知那个地方,所以我必须亲自带你们去
    那儿。”
    帕帕拉尔人不禁有点受宠若惊,他用胳膊碰了碰一旁的箱子,忍不住吹嘘起来:“你听到了吗,一位女神给我们引路,说不定这就是因为夜莺之王的面子。”
    “你可以把说不定去了。”箱子想了一下说。
    “我也这么觉得。”
    帕帕拉尔人点点头。
    但妲利尔却问道:
    “连女神大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神祇不过是更强大的存在,”奥黛丝答道:“如果他们真的无所不能,黑暗众圣就不应当存在,何况苍翠之灾降临时,神们不也要借助于凡人之能么?”
    “他们?”妲利尔敏锐地捕捉到这个词汇。
    “我从未说过我和他们是一路人,”奥黛丝冷静地答道,似乎也并未因为妲利尔的冒犯而生气。
    不过方鸻拦住猫人小姐,不知为何,或许是出于对于艾梅雅——玛尔兰与米莱拉三女神的维护,妲利尔对于这位来历不明的女神大人总有一些试探。
    方鸻大约能猜出一部分答案,但这时候答案其实并不重要,他看了看一旁安静的另一位骑士小姐,心想梅伊小姐可可爱多了。  他一边打断两人,一边将魔导手套在信息化水晶上轻轻一拂,在船舷边召唤出一台奇特的构装体来——那台构装体其实其他人还算熟悉,毕竟早在伊斯塔尼
    亚时船上许多人便已见过。
    “这是……?”
    罗昊对工匠的构装还算熟悉,看着这一幕不由问道。
    何况他早知道方鸻在船上工坊之中准备接来下一战的新东西,他原本还有些好奇这点时间足够干什么的?  方鸻投影出的正是他曾经见过的海妖构装,但与它原本那个菊石或者鹦鹉螺形态又有所不同,或者说更臃肿了一些,厚重的外壳上似乎加装了一套新的装置
    。
    “这仍是海妖构装,”方鸻道,“当然,它又与最初那个版本又有所不同了。”
    他回过头道:
    “崔希丝,你来操纵它,还有一点时间,你来教会其他人怎么应用它。”
    “我?”
    “教会我们?”
    崔希丝与罗昊同时开口问道。
    罗昊就不说了,他仔细看了看那海妖构装,怎么也想不出这台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能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的?
    而一旁崔希丝同样有点迷茫,事实上她从出门到现在都仍有些云里雾里。
    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但没想到马上又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之中——不是说好对于余量技巧的应用么,那之后又是什么?
    她倒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见证过它们的应用方式了么,”方鸻却点点头道,“你还有什么疑问的?”
    少女看向他。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最后那是什么?”
    方鸻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还记得在银之塔我告诉你们的东西么,那就是关于它实际的应用,我以为你们都了解了。”
    他停顿了一下,才道:
    “那就是精灵创生术。”  ……手机用户看伊塔之柱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2730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讨逆
  2.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3.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4.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5.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6.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7.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8.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