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九百四十四章 若无轮回,众生皆苦
    第3297章 若无轮回,众生皆苦
    世子是真的感觉对方在狮子开大口。
    割让了【第九狱】之后,【幽冥大圣地】还能称之为大圣地?【联盟】的权力怪物还能够有多少权力?
    纵然他最后真的继承了大统,那就是得到了一个【幽冥】天,不成就圣皇,最终不沦为【天龙王】熬润,【瑶池】紫元之流,尽然也有着【阁老院】的议事权,却也无法保持一向超然的地方。
    还不如继续做他这个几千年的世子。
    但闻多提出的这个要求,却让天禄世子心惊万分——他们的目的竟然是【第九狱】…果然,这闻多真的是【火云】圣皇的棋子。
    继【皋陶】之后,【火云】圣皇马上就将屠刀举向了【幽冥大圣地】?
    那个女人没有擦觉到这件事情吗?
    不,以那个女人的心智,不可能看不清楚这当中的形势,难道说那女人其实也另有所图?
    天禄世子越想心中越是惊涛骇浪。
    由于四大世子都不是现任【圣皇妃】所出,因此双方之间仅有名义上关系。
    现任【圣皇妃】收下百名义女,不仅仅分布在【幽冥大圣地】的各处,甚至还掌控外边大部分的产业,这在天禄世子这个正统血脉看来,分明就是牝鸡司晨啊!
    ——好个恶毒的女人。
    ——毕竟不是亲生……
    “世子啊。”闻多此时却忽然叹了口气,“我喊你一声世子,你敢应吗?要不我喊别的世子?”
    天禄世子怔了怔,脸色顿时难看了些……【幽冥】除他之外,还有另外三个世子都在虎视眈眈。
    哪怕是一心修道从不参与【幽冥】权力争夺的天化世子,天禄世子都没有放松警惕,派人时刻监视着。
    “闻先生此番话语已是大逆不道。”天禄世子吁了口气,冷笑道,“本世子大可命令天冥军将尔等镇压……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区区一件来历不明的皇袍,就能加罪与谁吧?”
    闻多摆了摆手,“所以说,世子啊,伱这样端着真的很没有意思。我再问一句,你自己品。”
    天禄世子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这糙汉气息若有若无,他暂时看不清深浅,但此时此刻,天禄世子觉得对方更可怕是对【幽冥大圣地】形势的把控。
    闻多缓缓说道:“世子以为,一个将死而又怕死之人,会相信谁。”
    天禄世子猛然提眼!
    这是一个他明知却始终装作不知的问题。
    ……
    没有天冥军的镇压。
    也没有天禄世子的发难。
    茶室里相当的安静,并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之后天禄世子甚至没多说一句,就起身告辞。
    没有任何的承诺。
    这不是一个能够轻易下决定的事情——若是天禄世子在这里就答应了下来,闻多要感觉自己得好好地调查一下圣皇血脉的教育方式是否有缺失的地方。
    看天禄世子,闻多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幽冥】圣皇的多疑,究竟是因为死亡带来的,还是天性?
    “主…主人。”
    这是晚上来的第二位客人了——邓婵玉。
    ……
    即便是因为契约的存在,在喊出【主人】的时候,邓婵玉依旧感觉别扭,却有诡异地没有多少的生理不适。
    或许喊着喊着,自己也就习惯了……她如此这般想着,有某种神秘的力,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她。
    “天禄世子来过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方才发生的事情。
    闻多想了想道:“作为【圣皇妃】的义女,对于她你是怎么看的?”
    邓婵玉沉默半响,才犹豫着道:“哪方面?”
    闻多给了她一个眼神。
    邓婵玉身子颤了颤,不太敢直视,“母亲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她也一手将【幽冥】天发展到今日的规模。”
    闻多挽起了衣袖,就这煮茶的炭炉在做一份鸡蛋甜汤,“为什么她没有与圣皇诞下子嗣?”
    “这……”邓婵玉抿了抿嘴唇,心中契约的力量却在催促,她最终只能黯然无奈,“母亲与前任的【圣皇妃】,其实是同胞姐妹,她自小就跟随着上一任的皇妃生活在【幽冥大圣地】……这其实也是很简单的故事,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万丈光芒的人身边,怎能不动心?”
    “哟呵?”闻多点了点头,对于什么案件都接过的大辩来说,这玩得一点儿都不花,甚至还有些纯情?
    邓婵玉叹了口气,“前任皇妃故去之后,母亲就伴随在…那位的身边,时间长了,有些事情就自然而然了。只是当时…那位身体似乎已经出现了问题,具体不知道是因为【天魔战争】的原因,还是别的事情,就我所知,他们至今也没有圆满。”
    “哦…这剧情我看过。”闻多不置与否,“常规剧情了,此处应有红杏。”
    邓婵玉恼怒地瞪了一眼,随后身体一阵强电流涌现,瞬间倒地抽搐了几下,脸色也变苍白。
    闻多毫不在意道:“所以她才那么热衷收养你们?”
    邓婵玉恢复了些,害怕地看了眼闻多,才轻轻地点点头,以她自己的理解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如果换做是我,有些人并非真的一眼就能够耽误终生,只不过是年少无知时候的憧憬罢了。一旦梦幻般憧憬的对象破灭,也就……”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了。
    闻多点点头,想了想道:“你们联系到另外三位世子吗?”
    邓婵玉惊讶惶恐道:“你…你要做什么?”
    “一个谨小慎微又爱脑补的世子没多大意思。”闻多摆了摆手,“四龙夺嫡系才有看头嘛。”
    邓婵玉抽了口凉气,谨慎地道:“据我所知,天化世子对于这些,一直没兴趣,拜入他现在的师门之前,天化世子甚至化去了一身【幽冥】的力量,是重修回来的。”
    “这倒是个有大毅力的人。”闻多目光微微一亮,“另外两个呢?”
    “一位在【异域】上镇守一处大城。”邓婵玉想了想道:“我的武器行一直都会给他提供物资,关系其实还算亲近,另一位就真的难以找到了。他的行踪很神秘,只是知道他行走在【妖境】与【净土】之间,也没什么消息传回来……他快有千年的时间,没有回来【幽冥】了。”
    闻多沉吟不语。
    邓婵玉等了许久,也不见闻多说话,才咬咬牙问道:“主…主人还要我去联系吗?说些什么?”
    “就说他们老爹快不行了,回来见最后一面呗。”
    “???”
    邓婵玉和她的妹儿都惊呆了!
    这什么人啊?
    这话要她怎么传啊……
    她声音都变得尖了些,“这要怎么说?”
    “意思到了就行,细节你自己把握。”闻多摆了摆手,“多披几个马甲,最好不要暴露自己,毕竟你现在已经升级成为比较有用的工具人了,不要降级成为无能的工具人啊。”
    邓婵玉嘴角拉扯了一下。
    ——我真的谢啊……
    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此时只能够去想应该如何做好这件事情……想想都感觉头裂。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闻多似想起了什么,看着邓婵玉好奇问道:“雨师瑶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她与【幽冥】有些别扭?”
    邓婵玉倒是颇为平淡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母亲收孩子,有些时候全凭感觉,不一定看重她的天赋如何,有些孩子生来就平凡,即便是成为了义女…也没见有多大的气色。”
    “甚至大半的孩子,都是中庸之姿…其实母亲也不一定需要我们有多大的成就,或许只是为了能够给她提供一些情绪上的价值吧。”
    “但大家都不会这样去想的……我们只会想,是否自己做得不够好,不够优秀,所以才让母亲没有多看一眼。”
    邓婵玉叹了口气,“啊瑶就是属于较为平庸的一类,之前母亲打算给她说一门婚事,她没有同意,就主动申请外出了。至于啊瑶后来成为了【昆仑】第一的歌姬,倒是有些运气的因数,不好说。”
    闻多点点头,“这么说来,这位当母亲的,其实挺绝情的。”
    邓婵玉没有说话。
    这也是一个心里明知却一直以来装作不知的问题。
    “干活去吧。”闻多直接赶人。
    他的鸡蛋甜汤做好了,果然用了脑子之后就喜欢吃点甜的。
    ……
    ……
    【第九狱】,黄泉大地。
    移山填海,一座巨大的山峰,正在缓缓生成。
    远处,君诺圣女与灵山的观世音,正在看着——这山峰落成之后,将会成为观世音在【第九狱】中的道场。
    “这真是一个天然的巨大宝库。”观世音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这黄泉大地,如果没有这位君诺圣女开放,即便是她恐怕也难以踏足……这里每一处,都充斥着那位圣皇踏足最后一步的痕迹。
    “你开你的道场,同时摄取属于你的那份造化即可。”君诺圣女冷淡说道:“切勿越界。”
    观世音笑吟吟道:“【第九狱】已经无法容纳人族这万年以来的魂魄,那位构建的【轮回天道】一日不运行,一切都会变的冗沉,入陷泥潭,不可自拔呢。”
    君诺圣女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位。
    观世音却突然道:“我是有些后悔接这个活了,累死累活到头兴许也只是白忙一场……贾道友的宴会上惊现的那只黑蝶至今让人心有余悸。君诺圣女,你们【幽冥】是不是背地里招惹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不说……说来也怪,我现在甚至开始淡忘这只可怕黑蝶的存在了,更让人惊恐的是,仿佛再过一些时候,就有可能完全忘记这件事情。”
    君诺圣女皱了皱眉,她也隐隐有这种感觉——感觉到了认知正在被莫名的力量悄然地扭曲着。
    觉得合理。
    这种超格的力量,只能是圣皇之上。
    最后六耳抵抗【幽冥】圣皇的时候,曾闪出了【莲花圣教】的教义力量,至于楚歌拥有了【完美隐身】这种天赋,很难让君诺圣女不往【莲花圣教】方便去想像。
    【无生老母】,就是圣皇之上,是成功地在最后一步迈出了大半步的存在。
    只是掌握了无尽秘密的【第九狱】之中,关于【莲花圣教】的记录里,却始终找不到任何与黑蝶有关的线索。
    如果不是【莲花圣教】,究竟会是谁在以楚歌下棋?
    “听说【圣教】最近有些死灰复燃的迹象。”君诺圣女看着观世音。
    观世音随意道:“我被卖到这里,就和灵山没多大关系了。”
    君诺圣女缓缓地闭起了双眼,就此打断了交谈。
    此时一袭红裙飞来,是喜姬城主。
    观世音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便主动去设置未来的道场雏形了。
    “宴会已经结束,你不回去【枉死城】处理公务,跑来这里做什么。”君诺圣女直接开声问道。
    ——是姐姐啊!大姐大,没有血缘却依然有着姐姐的血脉压制般的威严。
    喜姬沉声道:“确实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不知道大姐是否知道,黄九腾已经被治好的事情?”
    君诺圣女气息略微波动,认真地看了眼喜姬后才皱眉道:“说。”
    ……
    “……母亲她,似乎很看重这位年轻的公子。”喜姬此时捻着青丝道:“一个道法境,却处之泰然,若不是医术真的达到功参造化的程度,只怕是另有依仗……或许,这道法也不是表象而已。”
    “你想直接拘他的魂?”君诺圣女淡然问道。
    喜姬轻笑了声,“不然怎么说你是大姐呢?”
    “你还想我出手。”君诺圣女还是冷淡的模样,“这事没有经过母亲的同意。”
    “不用她同意。”喜姬冷冷道:“明明已经有了解决之道,却还在迂腐行事,守一些可有可无的规矩!就算他不是道法,是大帝伪装,甚至是古之大帝传承又如何,只要能够将【父亲】走出最后一步,就已经是值得!”
    “事情没这般简单。”君诺圣女摇摇头,“你能想到的,母亲不会想不到。”
    “我知道!”喜姬沉声说道:“但假若她早就已经不爱了?”
    君诺圣女目光微冷,“你是她的女儿。”
    “我在【第九狱】大的。”喜姬面无表情道:“她只是养了我一年,就把我扔在了这里……陪着【父亲】时间最长的人,是我。”
    “你过了。”君诺圣女摇摇头,伸手一点。
    喜姬脸色大变,一退在退,浑身潜力爆发,“你要做什么!”
    “让你反省一段时间。”君诺圣女淡然说道。
    喜姬咬牙道:“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些,但你就不在意黄泉大地了?你不在意【轮回天道】了?你真的要看着这黄泉大地上亿亿万万的魂都堕落成为【诡异】?你如果心系黄泉,就帮我一次!”
    “何苦。”君诺圣女轻声一叹。
    一指点出。
    这一指,喜姬再无可退,眉心中被留下了一处印记——这是禁锢,让她无法踏出【第九狱】一步。
    但喜姬此时不怒反笑,“不,你会去的。因为不可能容许黄泉的生灭,有可能掌握在一个外人的手中……从我告诉你这件事开始,就是我赢了。”
    君诺圣女深深地看了喜姬一眼,挥手将她驱走。
    远处神兽白泽缓缓飞来,匍匐在了她的身边,默不作声。
    黄泉大地上,无数的幽魂痛苦游荡,唯有在经过君诺圣女身边的时候,才会安静一些。
    她轻轻叹息道:“若无轮回,众生皆苦……”
    ()手机用户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20087.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2.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3.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4. [都市小说]讨逆
  5.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6.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7.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8.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