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话事人 > 第412章 一战成名
    第412章 一战成名
    其实在大明朝,如果抛开人事方面的事务,首辅这份工作从技术角度来说并不难。
    很多奏疏票拟都可以用“照例”、“下兵部议”之类的套话打发,一点劲都不需要费。
    比如礼部尚书沈鲤这样等级高官的被弹劾后,一般情况下,都是先令当事人上疏自辩,这也算是大人物的特权。
    但近两年被弹劾折腾不轻的申首辅看热闹不嫌事大,拟了一个“发都察院核实”,一下子就把这事迅速扩散开了,成为年终京师官场的一大乐子。
    听说消息的官员们纷纷打听,这位潘士章到底是谁的部将,竟然如此勇猛!
    弹劾礼部尚书沈鲤本身没什么稀奇的,但弹劾沈鲤包庇林泰来,就格外标新立异!
    即使是在越来越崇尚炒作的言路科道,这手法也是相当炸裂的。
    临近年底,就算是兢兢业业、一直想全面推进礼制改革的沈尚书,也不免有些混日子心态了。
    当他看到都察院派了御史,就“包庇林泰来”问题找他核实时,心情只有懵逼。
    “潘士章是谁?”沈尚书下意识问了一个很多人都问过的问题。
    贵人多忘事,沈尚书还真把潘御史这个小角色的名字忘了。
    左右幕席答道:“这位潘御史前两天来拜访过,说林泰来勾结小贩缺斤少两、欺行霸市。还指使家奴当街殴伤十数人,请求礼部褫夺林泰来功名。
    而东主你认为没有这个必要,把这位潘御史请出去了。”
    这下沈尚书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时自己觉得可笑之极,就把人送走了。
    林泰来勾结小贩缺斤少两,难道不可笑么?就算是真的,又能把林泰来怎么样?
    虽然他很想彻底终结林泰来,但不会去做无用功,所以当时没有答应潘御史那剥夺林泰来功名的无厘头请求,让潘御史走人了。
    沈尚书不觉得这次弹劾能动摇自己,就是感到自己可能遇上了一个官场生瓜蛋子。
    那天冒冒失失的拜访,再加上对自己这愚蠢的弹劾,怎么看这位潘御史,怎么觉得此人又傻又楞。
    自从官场上裙带关系的现象越来越多后,新人家学渊源往往也有“丰富经验”,傻愣愣的生瓜蛋子越来越罕见了。
    于是沈尚书便皱眉问道:“他怎么当上御史的?就没人指点他应该怎么做事?”
    幕席很尽职尽责的答道:“打听过了,这位潘士章潘御史的叔父在嘉靖朝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大概有些余荫,但最多也就如此了。”
    在沈尚书这样老官僚的心里,迅速勾勒出了潘御史的政治光谱——祖上曾经阔过,残存了一点人脉,把他送到了御史位置上,但家里已经没人能指点他规矩了。
    衡量完毕后,沈尚书对幕席吩咐说:“你去接触一下他,顺便指点他应该怎么做事。”
    临走前幕席提醒说:“这次不知道是否背后有人指使。”
    沈尚书想了想后说:“应该不至于,如果一个人有能力指使御史攻讦我,又怎么会搞出如此愚蠢的弹劾?”
    可以说,这份弹劾对沈尚书根本没有杀伤力,费那么大力气指使一个御史做这种事,又有什么意义?
    幕席又询问说:“东主要怎么做?上疏自辩还是认错?”
    大臣被弹劾后,肯定要上疏表态,大致有两种应对方式。
    一种是从自己没有错的角度出发,对朝廷进行自辩;另一种就是承认自己有过错,请求朝廷给予处罚。
    对这种一看就没有势力或者强力人物撑腰的小弹劾,沈尚书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稍加思索后就说:
    “如果被林泰来打伤的人都是郑家的人,那我就上疏自辩,不能认错。”
    这里的逻辑就是,他不能承认先前放过林泰来是错的。
    否则的话,可能会导致别人误会他为了偏帮郑家而打压林泰来。
    幕席明白了沈尚书的想法后,就出门去办事了,另一个门客开始帮沈尚书拟奏稿。
    随后沈尚书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大佬自然有大佬的派头,在沈尚书心里,这件小事最多只值得浪费他半个时辰。
    年底时候,官员们之间走动也多了起来,故而在西城街道上到处都是脚步匆匆的官员以及随从。
    今天午后李阁老胡同发生了点动静,吸引了不少路人围观。
    只见在林府大门口,站着二十来条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外。
    在这些大汉的对面,则是一个年轻的御史,还带着三五个差役。
    年轻御史朝着林府门口以及彪形大汉们叫道:“林泰来!本院在此郑重劝你,老实归案并接受处罚!”
    这年轻御史的话引起了大汉们的哄笑,林府门口仿佛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有个大汉叫道:“御史老爷不妨进来抓人!”
    年轻御史用更大声音斥责道:“林泰来你不要以为,有礼部沈尚书庇护你,就可以法外逍遥,肆意妄为!
    只要本院还在西城御史任上,就誓必追究到底!”
    听到这里,在围观人群里就有消息灵通的人猜出了年轻御史的身份,肯定是那个弹劾沈尚书的潘御史。
    这时候,一条更大的巨汉从门口里窜了出来,气势汹汹的对潘御史喝道:
    “你有完没完?只因为一点小事,就想请礼部夺去我林泰来的功名?还是人家沈尚书深明大义,不管你这无理取闹!”
    潘御史毫不畏惧的说:“沈尚书是沈尚书,本院是本院!沈尚书怕了你,本院却不怕!
    虽然本院没有权力剥夺伱的功名,但仍可在职责范围内处罚你!
    本院再次劝你好自为之,接受律法的惩罚!”
    “我还要备考,没空陪你过家家!”林大官人霸道的挥了挥手,转身就要回到府里。
    潘御史对着林大官人的背影说:“林泰来!如果你拒不归案,那就休要怪本院不客气了!”
    林大官人“哈哈”大笑,“你想怎么不客气?闯进林府来拿我?”
    潘御史厉声道:“如果你现在不肯归案,那等到会试点名入场的时候,本院率领官差去贡院门口缉拿你!”
    围观众人闻言哗然,如果潘御史真那样干了,林泰来确实不好反抗。
    在会试考场那么敏感重要的地方,同时也是官军密布的场合,林泰来纵然武力超群手眼通天,也不敢大打出手,搅乱会试啊。
    不过这样做虽然能掐住林泰来,但潘御史的下场肯定也好不了,是典型的同归于尽打法。
    所以林大官人仿佛也被震慑住了,不能置信的说:“你一年就几十石的俸禄,玩什么命啊?”
    潘御史决绝的说:“沈尚书或许爱惜乌纱帽,但本院却不敢顾惜自身!”
    围观众人:“”
    你们两人互相放狠话,为什么话里话外总是不离沈尚书?
    不过小潘御史这种气势似乎让林大官人产生了恐惧,色厉内荏的说:“你到底想怎么办!”
    潘御史用命令的语气说:“现在立刻归案,接受西城察院的处罚!”
    林大官人不耐烦的说:“今天不方便!明天再说!”
    稍微有点聪明的人就能听出来,林大官人这是“怂”了,今天不当众归案,是他最后的倔强。
    潘御史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泰来,“那本官明天在西城察院等你,希望你不要再畏罪逃避。”
    随后潘御史带着几个官差,在二十多条大汉的注视下,昂首阔步离开了林府门前。
    没有热闹看了,在这里围观的人群也散去,但是议论纷纷没有停止。
    不得不说,这位先前不声不响的潘御史,今天给众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首辅门下头号打手林泰来的赫赫凶名,京师官场中人基本都有所耳闻。
    三年前打锦衣卫,打勋贵,打都察院,最后还夺了武状元全身而退,今年又卷土重来参加文科考试,何等的生猛。
    但这样的猛人,今天居然被小潘御史压制住了!
    西城官宅区域就这么大地方,消息传的很快。当晚沈尚书在家里面,就听说了今天林府门口的热闹。
    沈尚书子嗣艰难,至今没有亲生的儿子,家里相对算是很冷清,喜欢请同乡们聚聚。
    “他说你爱惜乌纱帽,怕了林泰来,所以包庇林泰来,不肯剥夺林泰来功名!在场很多人,都听见了!”今晚就有个同乡传闲话。
    沈尚书愕然片刻,这次属实大意了,没有闪!明显有人要拿自己刷声望!
    现在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对比!势孤力单的潘御史敢对林泰来穷追猛打,还敢弹劾不作为的礼部尚书,而礼部尚书却对林泰来放纵不管!
    作为清流领袖人物,沈尚书绝对不能放任这种舆论风向!
    “稍等!”沈尚书对同乡告了个罪,迅速来到书房,把代拟文稿的门客叫了过来,急忙吩咐说:“先前的奏稿作废,重新另写!”
    门客答道:“换什么内容?”
    沈尚书又吩咐说:“针对潘御史的弹劾,不要自辩了,直接认错!”
    自辩和认错是两种写法,如果是自辩,大意就是:本人先前处置并没有问题,潘御史无理取闹,林泰来不至于被礼部处罚。
    本来自辩是没有问题的,但经过下午林府门口的事情后,还这样自辩的话,真就坐实了那些话。
    如果是认错,大意就是:潘御史弹劾的很对,本人先前确实犯了点小错误,恳请朝廷罚俸,并且礼部会积极改正错误,奏请剥夺林泰来功名。
    门客领会了沈尚书的意思后,不禁叹道:“即便奏请剥夺林泰来功名,也没有用啊,内阁肯定不同意。”
    “就算没有用,这必须要这样上奏!”沈尚书不容置疑的说:“现在不是有没有效果的问题,而是态度问题,我必须表达出这样的态度!”
    及到次日,沈尚书的奏疏送进了宫里。
    然后又是一个晴朗的午后,林泰来抵达了熟悉的西城察院,三年前曾经和这里打过交道。
    这时候有些好事的闲人想看热闹,已经提前在这里等待了。
    潘御史没有坐在公堂里,反而在察院门口接见了林泰来。
    林泰来懒洋洋的说:“潘侍御让我主动归案,不知要怎么处罚?”
    潘御史冷冷的说:“你随本官去见受害人,然后当面裁断!”
    林大官人惊道:“你可是法官!传他们到察院就行了,何至于屈尊上门!”
    潘御史答道:“郑家乃是皇贵妃父家,又是御封的都督,自有体面,怎好随意传唤?
    再说本官并非坐衙亲民官,本来就是巡行官员,遇案大都是当面立裁!”
    不由分说,潘御史“押解”林泰来,前往郑府,郑贵妃他爹的郑府。
    在路上,潘御史又低声对林泰来说:“沈尚书派人来找过我了。”
    林泰来很无所谓的说:“理他干什么?至少我让你一战成名了,不是吗?”
    潘御史这感觉就是,仿佛是从沈尚书身上薅了一大把羊毛。
    国丈郑承宪听到潘御史押着林泰来到访的消息,人都懵了,这帮文官又搞什么鬼?
    不就是因为一点误会,郑家十几个仆役被打了吗?他们郑家都息事宁人了,怎么文官们还没完了?
    再说这帮文官什么时候如此好心,跑过来帮郑家伸冤出气了?
    但国舅爷郑国泰倒是跃跃欲试,准备亲自去接待。
    郑国丈很谨慎的对儿子嘱咐说:“你替我去见潘御史,就说我们郑家宽宏大量,已经不打算追究了!”
    “又不是我们故意生事,至于如此软弱么?”郑国泰有点不满意的说,“父亲你过去也不这样啊。”
    郑国丈严厉的说:“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不许造次,就按为父的话去做!”
    然后郑国丈又很不放心,仔细教导了一番如何应对。
    郑国泰承了父亲的命令,就去了前院。
    潘御史“押解”着林泰来,就在前院这里断案。
    郑国泰随便对潘御史行了个礼,正要开口,却听潘御史抢先说:
    “苏州府应试举人林泰来指使家丁当街殴伤郑家仆役十五人,证供确凿!
    本院在此宣判,林泰来向郑家人当面致歉,并赔偿汤药银十五两!另请礼部剥夺林泰来功名!”
    如果是平民这样打人,肯定不只是赔钱和道歉,还要挨皮肉之苦。但林泰来毕竟是举人老爷,有免肉刑的特权。
    还没等郑国泰反应过来,林大官人利索的对郑国舅九十度鞠躬道:“抱歉!都是在下的错!”
    然后林泰来掏出了三锭官银,每锭五两的那种,又强行掰开国舅爷的手,把官银塞进了国舅爷手里。
    旁边潘御史点了点头道:“可以了,本院这边处罚完毕!”
    林大官人立刻换了副嘴脸,指着郑国舅叫嚣道:
    “我林泰来并不是怕了你们郑家,只是碍于礼部沈尚书剥夺功名的威胁才认罪!”
    捏着十五两官银的郑国舅:“”
    这踏马的到底什么跟什么啊,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呢!
    ()手机用户看大明话事人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10604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讨逆
  2.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3.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4.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5.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6.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7.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8.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