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网游小说 > 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 第262章 激流城的下午(求一下订阅和月票啦
    第262章 激流城的下午(求一下订阅和月票啦)
    ……
    西弗尔公学位于领主区的西北部,与领主府和官方驿馆只隔着两条大街。
    若你站在学校最高的塔楼之上俯瞰四周。
    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领主卫队兵营里人员的进进出出。
    这是滚石镇境内唯一一座学校。
    由西芙的祖父、雷加的父亲西弗尔建造而成。
    其实这一点从雷加对西芙的取名便能窥见一丝端倪。
    西芙与西弗尔本身就是同一个词在通用语语境之下对男女名字做出的区分。
    这显然是雷加为了纪念他的父亲而刻意为之。
    说是公学。
    其实整座学校也就是三栋楼,一栋教学楼,一栋教师宿舍以及一栋综合楼。
    可相比于在此进学的学生数量。
    三栋楼都显得有些空旷了。
    以滚石镇的经济结构和文明发展情况,本身也只有寥寥十几个家庭能够承担起令子女脱产上学的费用。
    虽然在雷加成为领主之后,一度对更多滚石镇居民的子女开放了这座学校,并且提供了不俗的学费补贴。
    但学校的学生数量仍是寥寥无几。
    在马修的记忆里。
    他还在担任历史教师的时候,最多同时给30多名学生上过课。
    那已经是他见过的最热闹的教学场景了。
    不过大半年过去。
    这座学校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马修站在教学楼2楼的走廊末端,通过旋转楼梯的缝隙俯瞰下方来往的人影。
    “学生的数量似乎比先前多了不少?”
    马修刚刚进来的时候,和几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少女擦身而过。
    他在无意间发现这些人的口音似乎并不是滚石镇的本地人。
    “那应该就是来自高叶领或者金色沃野了。”
    马修敏锐地作出了判断。
    这一微妙的变化也是符合滚石镇蒸蒸日上的区域影响力现状的。
    滚石镇本身确实没有那么多贵族子弟或者富商子女可以有闲暇时间过来上学。
    但高叶领有。
    被滚石镇霸占了一大半领土的金色沃野也有。
    这些领地上当然不乏聪明人,滚石镇的崛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不选择离开,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迎合。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直接迎合雷加或者泽勒都显得有些为时过晚。
    因此将自己的子女送到西弗尔公学来进修便成了一种曲线救国之选。
    马修刚刚在少女们的教室里也看到过两个生面孔,她们坐的离西芙最远,但隐隐之间也有试图靠近的意味。
    当时马修没多想。
    现在想来那两个女孩应该和高叶领的贵族势力脱不了干系。
    “难怪泽勒整天忙的头晕,滚石镇的崛起势必会让很多人一股脑涌上门来,这些人未必都是不怀好意,但想要妥善处理确实很是麻烦,至少是一件极为消耗心力的事情。”
    马修在走廊上散着步并随意地想到。
    前方走廊的地板上还跌落了一张告示。
    马修将其捡起扫了一眼,发现是西弗尔公学对外招聘教师的声明。
    看样子雷加很乐于更多的人加入这座学校,并且也顺势扩大学校的课程项目。
    以马修对于学校的理解。
    如果能按照告示上的规划招足人手的话,那么这里的学生将会接受礼仪、骑术、算术、地理、历史、语言、人文、艺术等一系列课程的教育。
    除此之外女生还有手工。
    男生则有单独的狩猎课程。
    这将极大丰富学生们原有的学习生活,但估计也会让大半的人叫苦连天。
    马修同时发现,在这份告示里,学校给教师的工资比先前提高了20%左右。
    这是一份很优渥的待遇了。
    不过相应的。
    西弗尔对于教师身份的审查也一如既往的严格。
    来历不清不楚的。
    一律是不可能得到录用的。
    看着这些条目,马修不由回忆起了三年前的时候。
    那时他在滚石镇求职屡屡碰壁。
    他本以为自己是个法师,以法师的稀有程度想要找个工作应该不难。
    然而他没有料到身份证明的重要性。
    这一点不仅是滚石镇,其他地区也是如此。
    就算是法师,除非领主正好有事相求,否则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一个来历不明者是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圈的。
    这么一想。
    罗南大法师的推荐与担保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了。
    “希望他在星界一切都好。”
    马修心中暗暗重复了一遍这样的祈祷。
    冬日午后的学校显得分外肃静。
    他无聊的靠着旋转楼梯的栏杆,看着侧旁凸肚窗外。
    几只白鸽飞过。
    翅膀扑腾的声音显得清晰可闻。
    尽管它们快速的掠出了马修的视野,但他这个仅凭记忆也能断定白鸽们的去向——
    那是学校塔楼高处的鸽笼。
    每天下午都是喂食的时候,在外头散心的白鸽们会准时返回塔楼之上,接受斯班瑟先生的投喂。
    后者是个很博学的男人,至少在凡人中是这样。
    他是西弗尔公学的地理教师,偶尔也兼职骑术和狩猎课程。
    马修很喜欢斯班瑟先生以及他的妻子金莉女士。
    在他的印象里两人很是恩爱。
    尽管斯班瑟先生瘦的就像根竹竿,而金莉女士体态则要雍容的多。
    两人相互挽着手行走在大街之上产生的巨大反差经常吸引大量的目光。
    这是马修对他们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
    而另外一部分的原因。
    则是金莉女士经常会给马修带她自制的小饼干。
    斯班瑟先生也很愿意和马修分享滚石镇的风土人情。
    尽管他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在这份记忆在现在的马修看来却显得弥足珍贵。
    或许是受到了雷加的影响。
    西弗尔公学里每一个人似乎都很友善。
    至少马修在回忆起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当时的他在旁人的眼里可能是一个稍微有些孤僻清高的年轻教师,有些人甚至知道马修是个法师,但也以为他是最落魄最没有天赋的那种。
    可伴随着他离开这座学校。
    想必自己那惊人的事迹也该传到这些人的耳朵里了。
    不知道他们在休息室闲聊,谈起自己的时候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想到这里。
    马修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丝笑容。
    他其实都有点想回教师休息室看看。
    可他最终没有这么做。
    成长固然意味着变强。
    可同时也意味着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若非有着那层记忆的羁绊。
    现在的马修和这座学校之间似乎只剩下了深深的隔阂。
    他眯起眼睛。
    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栏杆。
    “等等!西芙呢?”
    “她不会是没看到我吧?不至于啊,是我刚刚打的手势不够明显吗?”
    等待的时间似乎越发漫长。
    马修心中生起了这样的疑惑。
    好在没多久。
    走廊的另一头响起了塔塔塔的软皮鞋跟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
    明媚美艳的少女乘着若有似无的香风而来。
    她大大方方的停在了马修面前打了个招呼:
    “下午好,马修。”
    再次见到西芙的第一眼马修就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这么长时间了。
    她去偷偷补个了个妆!
    今日的西芙给马修的感觉似乎和以往都不同。
    她上半身穿着淡棕色的针织衫,下半身是淑女长裙,腰间的束带编着几朵煞是好看的小白花,脚下是圆润可爱的小皮鞋,隐约能看到蛋糕袜的影子。
    马修扫了好几眼,才意识到这种让自己觉得不同的感觉来自于对方的发型变化。
    不知道是否是入冬的原因。
    西芙把长头发盘了起来,气质上明显变得更加成熟。
    这一点从妆容变化上也能窥见一二。
    她看上去不再是自己印象里的那个小女孩。
    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少。
    “马修?”
    “你是来找我的吗?”
    西芙大大方方地问道。
    马修正想回答。
    西芙却突然竖起一根手指搭在了鲜嫩欲滴的嘴唇上:
    “我们出去说话吧。”
    “去学校外面。”
    说着她主动便往楼下走去。
    马修愣了一下,但很快也敏锐的察觉到了西芙的意图——
    她似乎对今日的对话早有准备。
    见面便试图努力抹开二人在这座学校里留下的印记。
    马修笑了笑跟了上去,并随口问道:
    “你想去哪儿?”
    西芙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用那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注视着马修:
    “想去哪里都可以吗?”
    马修也很爽快地点了点头:
    “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行。”
    西芙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丝憧憬之色:
    “我想去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最好是一个热闹点的城市。”
    “可以吗?”
    马修思索片刻,便有了答案。
    “伱跟我来。”
    说话间他打开一扇任意门,带着西芙离开了这座学校。
    接着二人又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马修启动了传送术,当下他轻轻捏住西芙的小手,二人的身影转瞬之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
    呼呼呼的风吹在二人的脸庞上。
    感受到脚底下的坚硬路面之后,马修便果断松手。
    不远处有两个卫兵想要走过来。
    马修向他们出示了一份信物之后,那两名卫兵便怀揣着敬畏的目光快速离开了。
    “这里是哪里?”
    西芙惊讶地问。
    “这是激流城的城墙之上,下面就是激流城的商业区,外面是郊区,喔,站在这里还能看到翠玉苍庭吗?”
    马修一边介绍,一边眺望远处的风景。
    东北方向。
    郁郁葱葱的林海宛如一头匍匐在大地之上的巨龙。
    木精灵的自然魔法光辉犹如灯塔一般时不时的闪烁在森林的上空。
    城郊之外延伸出的两条公路在目力的远处一分为二。
    其中一条路向北,那是前往守望者高地的道路;
    另外一条路直接向东,很快便进入了森林的领地。
    “好美啊。”
    西芙来到马修身边,发出低低的呢喃声。
    “不过我们突然出现在这里不会有事情吗?”
    她有些担心地问。
    马修笑了笑:
    “激流城的注册法师刚刚在我的树林里做了一会儿客,我们在这里不会受到任何刁难。”
    西芙立刻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但她很快就将这种目光收敛,进而眺望翠玉苍庭:
    “那里就是贝安娜学习舞蹈的地方吗?”
    “真羡慕她!”
    “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自打我记事以来,父亲就不允许我离开他的视线太远,我一直乖乖遵守他的命令。唯一一次偷偷去乡下玩,果然就被邪术师绑架了,那次还是你救的我。自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闯祸了。”
    “可这样的人生,真的好没意思啊!”
    说话的时候。
    她把双手放在胸前,小臂贴在城墙上,脑袋则是很放松的搭在了小臂上方。
    在这一刻。
    她又仿佛变回了一个渴望自由的孩子。
    她望向翠玉苍庭的目光里充满了渴望。
    看到这一幕。
    马修沉默了。
    西芙真的是很聪明,她大概一见到马修就猜到了他此行的目的——
    也就是雷加请来的说客。
    这番话一说出口。
    马修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就被堵住了大半。
    于是他只能随机应变:
    “这就是你想去极北浮空城的原因?”
    西芙把脑袋侧到另外一边:
    “一部分是这样。”
    “另一部分的原因是我本来也想学习法术。”
    马修提醒道你好:
    “你的身体里蕴藏着不逊于法术的力量。”
    然而西芙直言不讳道:
    “可我讨厌它啊!”
    “我讨厌妮妮,讨厌自己身上和魔鬼有关的任何一部分——就好像我讨厌梅琳达一样。”
    “马修,你能理解这种感受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经常会犯恶心。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恶心感的来源。
    但后来我弄明白了。
    却觉得更加绝望。
    因为它来自于我的父亲和母亲。”
    西芙的语气很平淡。
    但说出来的内容却有着一股极为愤怒的情绪张力。
    马修能感觉到她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愤怒:
    “你或许不知道吧,我不仅憎恨梅琳达的自私,我也憎恨雷加给我的魔鬼血统。
    我其实发自内心的对父母双方在血脉上和精神上留给我的缺憾感到愤怒。
    这种想法同时也令我感到羞愧。
    我时常怀疑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是否也是因为继承了魔鬼的血统或者梅琳达的自私?
    我不知道。
    从前我可以压抑住这些荒唐的念头。
    但自从觉醒之后。
    我变得更加敏感了。
    我不再是那个可以装作天真无邪、若无其事的小女孩了。
    我不想伤害我父亲。
    但他从小到大对我的教育就是告诉我魔鬼的一切都是有原罪的。
    如今他反过来告诉我不要痛恨自己身上的魔鬼血统?
    这怎么可能啊?
    我一直想做一个懂事的女孩,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可这一次我真的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
    我能感觉到我的自身存在被强烈的扭曲了。
    有时候我都不明白自己的存在究竟有何意义?
    若是说的极端些。
    那么我生下来便是一个错误。
    还好我没那么极端。
    所以我只是有些难过、有些恶心。
    在父亲看来我只要哄哄我就好了。
    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可事情终究没有那么简单。
    我想要寻找一条自我和解之路。
    离开滚石镇,前往极北浮空城,踏入法师的世界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次尝试。
    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西芙抬起脑袋,伸手微微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
    她的眼睛仍然明亮,却不似初见时的无忧无虑。
    马修再次被沉默。
    他发现自己来之前想的真的是太简单了。
    若非西芙主动开口。
    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心中藏着这么多心思。
    “觉醒之后吗?”
    “不知道是因为罪恶圣杯的刺激,还是因为梅琳达那一天的缘故?”
    马修仔细一想。
    一个从小母亲不在身边的女孩,这样的反应反而才是正常的。
    他微微向西芙低下了头:
    “抱歉,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西芙笑着摇头说:
    “没关系啊。”
    “但其实不是你想的简单了,而是你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啊。”
    “我也好,贝安娜也好,你始终都把我们当成小女孩看待,可事实上,我真的不小了!”
    说着她用力挺起了胸膛。
    马修感受着不断鼓胀的曲线,迅速移开了视线。
    魔鬼这种种族,觉醒就等于二次发育吗?
    他心中暗暗惊讶。
    然而西芙却不打算放过马修。
    她往前逼近了一步,少女的幽香刺激着马修的神经。
    她大声质问道:
    “马修,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又或者,你压根就不喜欢人类?”
    听到这话。
    马修反而笑了:
    “你没必要这样刺激我,因为我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很明确。”
    西芙逼问道:
    “什么目标?
    强大的法力吗?
    又或者是成为最强大的法师?
    这是很令人着迷的东西吗?
    追逐这些,你就不能喜欢女人了吗?
    这些东西是不能兼顾的东西吗?
    还是说你其实是个懦夫,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一味的逃避?”
    她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马修的心态却前所未有的放松和从容。
    他平静的回答说:
    “是的,无法兼顾。”
    “可能有些法师在拥有了另一半之后仍能保持足够的钻研与努力的欲望,但我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我的专注和精力都相当有限,我只想把他们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至少现阶段,这是毋庸置疑的。”
    马修其实说的相当委婉了。
    其实大部分成功的法师都不会过早的分散自己的精力。
    他们和马修的不同点在于。
    这个世界的法师将欲望和感情分得很清楚。
    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一边有着混乱的私生活,一边在法术领域有着惊人的进步。
    很少有传奇法师在传奇之前有了自己的感情寄托。
    他们只是在宣泄自己的欲望。
    但马修做不到这一点。
    他并非有什么情感洁癖,也不是什么道德标兵,只是单纯的做不到这样而已。
    “如你所说,追逐法力与强大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情。
    而在我心中,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同样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情,爱情尤为如此。
    这世界上任何令人着迷的事情之间都是互斥的。
    我从来不排斥开始一段感情。
    但那也是我的传奇之道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之后的事情。
    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不仅仅因为这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情。
    还因为这是一件事关生死存亡的事情。
    我说的生死存亡。
    可能不只是我一个人的生死。”
    马修补充道。
    西芙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我不理解。”
    “我不明白。”
    “为什么会是这样?”
    马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的说:
    “我的导师是联盟中赫赫有名的神法师伊莎贝尔女士。”
    “她拥有强大无比的实力,可精神状态却不太稳定,整日疯疯癫癫,她所做的很多事情,我也不明白,我也不理解。”
    “你现在看我,就像我现在看她一样。”
    “我们是离群索居的法师,是癫狂傲慢的独行者,被误解是我们的宿命,却也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福祉。”
    马修在说这段话的时候。
    脑海里不只有伊莎贝尔的容貌,同时也闪过了玛格丽特傲然走向炼狱时的背影。
    在说这些之前。
    他其实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何对感情如此排斥乃至于恐惧。
    可说完之后他自己突然醒悟了。
    排斥不是因为恐惧。
    而是因为贪婪。
    他是如此的贪婪饥渴!
    如此地渴望在传奇之道上开辟出一片全新的天地。
    所以他不敢有一丝的怠慢和分心。
    凌驾于欲望之上的。
    唯有更高级的欲望。
    这些话马修都没有说。
    因为他不指望西芙一个凡人能理解自己。
    然而西芙听完之后只是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便很温和的说道:
    “我还是不能理解。”
    “但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理由一定是站得住脚的。”
    “魔法一定是特别令人着迷的东西,你现在的努力与专注在未来也一定有着特别的意义。”
    “我相信这些,所以,抱歉,我刚刚有些太冒失了。”
    她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上露出充满歉意的神色。
    马修盯着她看了半天。
    后者的眼神十分闪亮,丝毫没有道歉时的低落情绪。
    他失笑着摇了摇头。
    对方又一次拿回了话题的主动权,至少现在,马修再也没办法劝西芙不要去学习法术了。
    “你太狡猾了。”
    马修说。
    西芙眼神闪烁道:
    “只是你没有用心思罢了。”
    她的语气神气变得温柔羞涩起来:
    “但我不会令你为难的,马修。”
    “你陪我走走吧,就在这座激流城里,就今天下午,只要你愿意陪我这一次,我就答应你不去极北浮空城了。”
    马修挑了挑眉毛:
    “真的?”
    西芙却没有给他答复。
    她伸出柔软的小手握住了马修温暖的掌心,然后撇开脑袋,面带绯红的拉着他朝着城墙台阶的方向走去。
    马修起初有些尴尬。
    但很快的。
    他就听到了“砰砰砰”的心跳声。
    于是他笑了一下。
    谁知这一笑竟然惹恼了西芙,少女恼羞成怒的甩开了马修的手:
    “有什么好笑的……”
    她还想说些什么。
    在下一刻。
    她的手再次被那温暖的触感牵住。
    她愣了一下。
    “走吧。”
    “我们去看看这座城市。”
    马修说。
    ……
    城门口附近的大街上。
    人头攥动。
    相比于娱乐活动贫乏的滚石镇,激流城要显得繁荣的多。
    据说这里还有常驻的剧院和马戏团!
    而作为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
    激流城是和翠玉苍庭关系最密切的人类城市。
    因此在商业上也是极为发达。
    马修牵着西芙的手在大街上闲庭信步。
    耳边是商贩们的吆喝声以及马车车辙滚动的声音。
    西芙起初还有些害羞。
    但很快闹市的氛围便感染了二人。
    她东看看西瞧瞧,很多小物件都能吸引她那新奇的目光。
    两人走了一段路。
    突然间。
    城门口方向传来了一阵号令声:
    “让一让让一让!”
    “逐风者办事,请配合让开!”
    马修起初还以为是什么仗势欺人的角色。
    但声音一传来。
    大街上大多数人流都自动地让开了。
    很快的。
    一列身着银甲、身材高挑的骑士骑着骏马飞奔入城。
    他们飞快的从大街中央经过。
    头盔之下尖尖的耳朵和两旁居民的低声议论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这是来自于翠玉苍庭的逐风者部队!
    马修知道。
    激流城和翠玉苍庭签署的是攻守互助协议,双方的外交关系是最高级别的亲密关系。
    激流城内甚至有单独的逐风者部队的营地。
    目前来看。
    木精灵们在激流城的声望还是挺高的。
    人们对于让路这件事情不仅没有怨言,反而相当配合。
    此时人群中也传来了低低的议论声:
    “逐风者这么着急收队是要做什么吗?”
    “我听到了一点小道消息,好像和银霜兄弟会有关。”
    “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激流城的治安一直很稳定。”
    “放心吧,我刚刚好像看见领头的骑士是泰拉尼将军,他亲自带队,就没有扫不平的黑帮!”
    “不过他身边的那个骑士倒是有点眼生……”
    马修收起了耳朵。
    然后轻轻拉了拉西芙:
    “看什么呢?”
    西芙“哦”了一声:
    “我只是觉得刚刚有个逐风者骑士的背影有点眼熟。”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我们去广场上看看,听说今天可能有老虎跳火圈的表演哎!”
    说话间。
    二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海之中。
    ……
    与此同时。
    逐风者营地里。
    贝安娜有些紧张的摘下了头盔,对旁边的泰拉尼道:
    “你私自带我出来,还让我顶替逐风者骑士的身份,不会有事吧?”
    泰拉尼不以为然道:
    “你不是在翠玉苍庭闷得慌,想要出来逛逛吗?
    几个银霜兄弟会的余孽罢了,能有什么事?
    我都不用亲自出手,让李维带队去看看就行!
    走!
    你换一身衣服,我带你去看个好玩的——
    今天是宝石大王的传奇五项比赛的挑战日!
    错过了今天只能等下个月了!
    快快快!
    换衣服换衣服!”
    说着她色眯眯地看向贝安娜的胸口。
    然后就被贝安娜毫不留情地推出了门去。
    ……
    ()手机用户看死灵法师只想种树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10600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一胎三宝风千雪
  2. [其他小说]修仙琐录
  3. [玄幻小说]我的御兽真不是邪神
  4. [都市小说]大医无疆
  5. [修真小说]仙父
  6. [穿越小说]谍影:命令与征服
  7. [穿越小说]我在现代留过学
  8. [科幻小说]全球灾变之末日游戏
  9. [科幻小说]港综世界的警察
  10. [穿越小说]大明话事人
  11. [修真小说]丧气仙
  12. [穿越小说]满唐华彩
  13.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14. [都市小说]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15.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16. [其他小说]大秦,开局觉醒酒剑仙,横扫叛军
  17. [都市小说]讨逆
  18. [玄幻小说]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19.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20.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21.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22.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23. [修真小说]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24. [玄幻小说]凡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