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穿越小说 > 不是吧君子也防 > 第362章 强者的边界
    第362章 强者的边界
    往后数日。
    此前大张旗鼓、四处搜查的王冷然那边,忽然变得静悄悄起来。
    没有发生强闯浔阳王府的情况。
    双方相安无事。
    像是保持某种古怪的默契。
    可能是因为前线蔡勤军的兵锋逼近。
    江州大堂对于王俊之的搜寻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不过,这几日,东、西城门的进出,还有浔阳渡的船只停泊、施行,渐渐森严起来,
    官府严格检查通关文牒、户籍文书。
    外松内紧的氛围。
    下午。
    天空阴云遍布。
    在通过了城门口折冲府士卒连续三道检查关卡后,欧阳戎经过完复杂手续,返回城中。
    骑着冬梅上的他,回头看了一眼严兵把守的城墙。
    目光落在城头某一道熟悉的参军身影上。
    “明府,你回来了。”
    欧阳戎的视线从城头不动声色的移开,回过头,看见一脸关心迎上来的燕六郎。
    他点了点头,淡然道:
    “走吧,回槐叶巷。”
    “是。”
    二人登上城门旁等候已久的一辆马车。
    马车穿过星子坊,朝柴桑坊驶去。
    王冷然虽然以刺史身份,把控了江州大堂,强行排挤欧阳戎。
    但是欧阳戎依旧握有开凿双峰尖、建造东林大佛的便宜行事之权,可以四处走动。
    今日,他同样是借着去双峰尖考察造像进度的理由,出城一趟,在周边逛了逛。
    马车内。
    “明府,这是谢师爷送来信,谢先生从洛阳新寄回来的,下午刚到。”
    “嗯。”
    欧阳戎接过书信,拆开蜡封,浏览起来。
    燕六郎看了眼欧阳戎表情,忽然解释一句:
    “西城门城头的守官是三班人,一天一换,早上辰初二刻换防,今日正好是陈参军。
    “现在城内人手吃紧,除了明府与我,九品以上官员都是身兼数职,到处填补,六曹参军都要上城头守备。”
    可能是跟随欧阳戎太久,察觉到了他刚刚隐蔽的关注点,燕六郎提此话题。
    欧阳戎微微颔首,目光依旧是落在信纸上,没有挪开分毫。
    燕六郎好奇问:
    “明府此趟出门,有何发现。”
    欧阳戎一心二用,轻声道:
    “锁江楼与回龙矶的铁链布置好了,还有一堆大铁锥,也在岸边预备。”
    燕六郎冷笑:
    “呵,虽然和明府比是慢了点,但好歹算不上真蠢货,这王冷然就是纯坏而已,心里还是清楚什么是阻挡水陆兵锋的良策。”
    就在这时欧阳戎眉梢微微聚拢了下,叹气:
    “又有一队天子私使从洛阳过来吗,应该是带了天子圣旨,不知具体为何……出行规格还挺高。”
    燕六郎奇色:“说了何事?”
    欧阳戎递出恩师谢旬传回的信,燕六郎仔细瞧了瞧,嘴里犯起嘀咕:
    “那位圣人,怎么忽然派一队使者过来?
    “呵,打着慰问前线的口号,我看其实就是监督浔阳王府的吧,说不得还要顺便敲打敲打浔阳王。”
    他抬头,似是想起了那日在正堂的聊天,看向欧阳戎的眼神充满敬仰:
    “还是明府机敏,有先见之明,早早算到朝廷和圣人的举措。”
    欧阳戎不置可否。
    “看这封来信发出的日期,这批使者应该最快明日能到……”
    他自语:“看来王俊之的事不能拖,得快些解决了。”
    “明府在说什么?”燕六郎问。
    “没事。”
    欧阳容摇头。
    马车回到槐叶巷,下车前,欧阳戎转头问燕六郎:
    “星子坊贞光街那边有什么动静?”
    燕六郎压低声音答:“墙头还是一盆海棠花。”
    本来接收秦恒暗号一事,欧阳戎是交给了叶薇睐,让小丫头每日上午去星子坊东市采购花果,顺路盯梢。
    只不过最近,他感觉气氛不对,心生些许不安,于是干脆让和他一样“无事可做”的燕六郎,经常跑去逛逛。
    若是海棠花被切换成杜鹃花,就第一时间汇报消息,避免错失窗口期。
    听到那儿也风平浪静,
    欧阳戎轻轻吐了口气。
    傍晚,回到槐叶巷宅邸,欧阳戎走进书房,伏案书写,成信一封,准备明日回寄给老师谢旬,详细询问某些朝堂动向。
    眼下,长史职务暂时高挂,失去江州大堂的渠道,欧阳戎了解洛阳那边第一手消息,只能靠谢旬、沈希声等人的信,要不就是浔阳王一家在洛阳的旧人脉,例如相王府。
    书信交流终究效率低下,需要反复沟通,来回一次,耗时不少。
    只能说聊胜于无。
    例如明日可能来到的洛阳天使,只是让欧阳戎提早做好心理准备。
    夜深。
    月凉如水。
    欧阳戎身影再次出现在浔阳王府的聚贤园。
    来到书房,他告知了离闲、离大郎,谢旬书信上的消息,二人惊讶紧张,显然也是现在才知道。
    交换完信息,欧阳戎照常乐观,安抚几句。
    他端起茶杯,抿了口,两手捂着温暖杯身,说道:
    “王俊之的事,得早做决断了。”
    离闲不禁问:
    “檀郎有何良见。”
    “看这一批洛阳使者的态度。”他眼睛盯着杯中水雾:“不管是气冲冲,还是柔和和,王爷皆高枕无忧。
    “因为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况且母子之间,打亲骂爱,母训骂子,天经地义,相反,还说明陛下心里是在意王爷的,当自家人,所以才恨铁不成钢。
    “这才是最安全的情况。”
    “那柔和和呢?”离大郎好奇。
    “柔和和也不算差,不过更偏向赤裸裸的利益考量,陛下勉强派人来表明态度,护住王爷,不让下面人收错了信号,攻讦王府。
    “如此其实也算暂时安全,怕就怕后第三种情况。”
    “什么?”
    “淡淡然。”
    欧阳戎低头:
    “若使者态度如此,那就等着更严密的监禁吧,定是没现在自由了,甚至……”
    欧阳戎没多说,离闲父子脸色却担忧起来。
    离大郎面露难色,开口:
    “檀郎觉得姓王的如何处置,要不转移出去,我怕使者来了,会来不及。”
    “不用。”
    欧阳戎摇头,解释:
    “若是前两种,就让王俊之直接最后发光发热一次,助王爷表忠心。
    “若是后一种淡淡然……王爷就可马上考虑小公主殿下说的那条退路了。”
    气氛默然。
    这场小议在离闲一声叹气中结束,
    欧阳戎走出书房,没立马离去,转身前往会客厅那边。
    这两日,这间会客厅成了王府内最严密戒备的地方,禁足某人。
    欧阳戎在房顶处,见到了小师妹的倩影。
    颇为意外的是,某位梅花妆小公主的身影也在。
    “公主殿下怎么在这,不回去休息?”
    屋顶上,谢令姜与离裹儿并肩而坐,欧阳戎走去,在谢令姜身旁坐下,与离裹儿隔着。
    欧阳戎随口问了句后,离裹儿摇头,怀抱一柄被刺过卫少玄的信剑,遥望着远处的长江夜色出神,
    风吹拂起几缕鬓角秀发,衬的这绝色小脸楚楚动人。
    欧阳戎没多看,谢令姜两手捧起他的左掌,手贴手,试了试温度,一双素手揉搓他的手心手背,她檀口凑近,呵出兰风暖气。
    离裹儿似回神瞧了眼。
    “喏。”
    欧阳戎从怀中取出一包油纸包裹的糕点,递给小师妹。
    “下午回来,从星子坊那边过,瞧见你爱吃的那家老字号糕铺开了门。”
    谢令姜唇弧压不住,俏脸却露嗔色,口气小小责怪:
    “太甜了,会胖的。”
    “说的好像不吃就会瘦一样。”
    “……?”
    被某一只探来的素手九十度扭曲了腰肉,欧阳戎直起腰杆,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离裹儿想起身告辞之际,某对师兄妹终于闹腾完毕。
    谢令姜皱了皱小琼鼻:
    “都什么时候了,大师兄还开玩笑。”
    欧阳戎笑了笑。
    离裹儿头不回问:“你怎么不回去。”
    “过来陪伱们坐坐。”
    谢令姜小声问:“大师兄也很紧张吗?”
    “我又不是神仙,凡人之躯,也有七情六欲。”
    欧阳戎笑答了下,转头看了眼脚下房屋。
    “辛苦你们了,大半夜守在这。”
    “无事,这个王俊之狡猾,其他人我也不放心,得亲自守着,不过咱们只是劳力,大师兄你是劳神,更辛苦些。”
    谢令姜温柔伸手,给欧阳戎整理了下衣领,轻柔说:
    “前几天,王俊之的事,看你不怎么发言……还没问过,李正炎、王俊之他们所为,大师兄难道一点也不生气?”
    “生气有何用呢,解决不了问题。”
    二女看见欧阳戎摇了摇头。
    “可总有感受吧。”
    “感受吗……”
    他揉了把脸:
    “我确实挺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离裹儿突兀问:
    “欧阳良翰,匡复府左长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李正炎那边情真意切、礼贤下士的条件,你难道一点也不心动?”
    她粉唇抿了下,对欧阳戎说:
    “你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混乱是阶梯,这不只是对卫氏。
    “对李正炎这种野心豪杰也是,你说,我阿父、阿兄压不住李正炎他们,容易成为吉祥物。
    “可是你呢?
    “这点,你没有提。
    “现今在浔阳城被小人打压,士可杀不可辱,你受如此大辱。
    “可现在你只要稍微点头,转投那边,以你之才识,和对大周朝地方体系臃肿弊端的了解,能助李正炎轻易拿下江南……
    “王冷然等卫氏喽啰,眼下叫嚣,转眼却能落入你手,报复雪耻。
    “更别提,比江州长史还有大得多的权力了,对你而言,跟随李正炎起事,获得封侯般的权势,不算难处。
    “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动。”
    离裹儿一口气,问出这几日的心中所想。
    欧阳戎瞧了瞧她,没有说话。
    离裹儿蹙眉猜测:
    “还是说,你心里有其它打算,更相信咱们家,不愿意走李正炎的险路……”
    谢令姜打断:
    “险路?现在浔阳城宛若孤城,暴露在蔡勤军兵锋下,你家也被朝廷提防,试问,哪一条才是险路。”
    离裹儿默然。
    屋顶三人间的空气安静了会儿。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欧阳戎转头,展颜一笑问。
    二女愣了下。
    “假话。”谢令姜微微歪首,先说。
    “假话就是,我乃大周进士出身,久沐皇恩,忠心陛下,李正炎等反贼,我与他们势不两立,岂言投奔?简直侮辱斯文。”
    二女嘴角抽了下。
    谢令姜瞪了眼他:“那说人话,真话。”
    欧阳戎笑了笑,表情渐渐认真起来:
    “真话是……
    “李正炎的要求,我其实十分心动,甚至跃跃欲试。
    “一想到,若是过去了就能够做很多自由大胆的事情,比起现在的束手束脚,畅快的多,简直海阔天空……我就有些憧憬。”
    二女怔住,脸色复杂,都没想到他前几日的平静表面下,会是这种想法。
    不禁追问:“那你为何又反复劝咱们按捺……”
    欧阳戎轻声答:
    “因为这只是对我而言,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像小公主殿下所说,对离伯父,对大郎,甚至对身后江淮地界千千万万的百姓而言,这大概率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他看着二女,轻声念:
    “书上说,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只是我,还有李正炎、魏少奇、杜书清、王俊之,甚至是那位倒戈的年轻滕王。
    “我常常想,成就这些‘一将’,需要多少‘万骨’换啊?
    “现在真到不得不这样的时候了吗……”
    欧阳戎似是自语,又似是问二女。
    “嗯,咱们大逆不道点,就拿匡复离乾这件事来说吧,
    “若是走李正炎兵变北伐的道路,和走离伯父现在这样隐忍夺嫡的道路,最后都能达成,为何徒增损耗……
    “但说真的,只说我个人角度,心不心动?
    “定然是心动不已的。”
    三人间气氛沉默。
    欧阳戎忽伸手,捏起一块谢令姜手中糕点,狠咬了一口,
    看了一眼身旁怔怔出神的两位佳人,他耸了耸肩:
    “是不是没想到我也有贪心自私的时候,只不过装的好而已,嗯,要笑就笑吧,也好过太过神话我,和无所不能似的。”
    欧阳戎自嘲一笑。
    谢令姜立马摇头。
    离裹儿凝视了会儿他,一字一句说:
    “欧阳良翰,贪心自私从来都不是洪水猛兽。
    “你贪心自私,渴望做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业,却依旧岿然不动。
    “所以你错了,你知道吗。
    “正是因为你心中无比贪恋,你的克制才令人动容啊。”
    谢令姜歪头想了下,俏脸一本正经:
    “真正的强者,愿以弱者为边界。”
    欧阳戎捏糕点的手,顿在嘴边,老脸一红,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下方突然出现王妃韦眉的声音,她急匆匆来:
    “不好了,檀郎、裹儿、谢侄女,洛阳那边,相王府的线人带消息连夜赶来,王爷和大郎正在接待,都急死了,喊你们快些过去……”
    “什么消息?”
    三人霎那间起身,跃下屋顶,迅速跟去。手机用户看不是吧君子也防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10600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修真小说]大周不良人
  2. [玄幻小说]九阳武神
  3.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4. [修真小说]三世独尊
  5. [玄幻小说]猎妖高校
  6. [玄幻小说]混沌神王
  7.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8. [都市小说]修罗丹帝
  9. [穿越小说]东晋北府一丘八
  10. [玄幻小说]诸天重生
  11.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12. [都市小说]神武帝尊
  13. [玄幻小说]神话复苏:开局九个绝色师姐
  14. [都市小说]师娘,请自重
  15. [玄幻小说]修罗剑神
  16. [玄幻小说]陆地键仙
  17. [都市小说]讨逆
  18. [玄幻小说]我的师兄太强了
  19.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20. [玄幻小说]九天斩神诀
  21.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22.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23. [都市小说]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
  24. [穿越小说]她们都是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