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穿越小说 > 从火影开始做打工人 > 第496章 宇智波佐助: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就
    第496章 宇智波佐助: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秋原神乐…
    地上的鲜血还在流淌。
    地面上躺着的草忍村上忍尸体还在提醒着所有人,这个木叶村的小鬼可是毫不留情面地出手砍了一个人的脑袋。
    “我杀了人,你们还不怕我…”
    宇智波佐助手中的忍刀出鞘半尺,看着那群上忍的眼神隐隐有些危险:“是觉得我手里的忍刀不够锋利吗?”
    “……”
    一群上忍不由自主地后撤了几步。
    其他刚刚结束考试的下忍们也是脸色苍白,他们也没想到一起参加考试的人里面竟然还有这种疯子!
    杀人这种事…
    忍者本来早就应该习惯了。
    然而大家往往都是在战场上才会这么做,像宇智波佐助这样在木叶当街杀人的还是少数!
    “这小鬼…”
    “闯大祸了!”
    一群木叶指导上忍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也终于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了。”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叼着烟斗走了过来。
    猿飞日斩的身后跟着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两位火影顾问,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位脸上缠着绷带的老人。
    正是早已退休的志村团藏。
    作为一个被迫退休的老人,志村团藏可是难得出来。
    志村团藏团藏是受到两位火影顾问的邀请,前来观看这场中忍考试的,主要是应邀前来观察一下宇智波佐助的情况。
    没办法。
    木叶没有人比团藏更了解宇智波。
    结果大家就看到了宇智波佐助当场杀人的一幕,丝毫不顾忌对方的身份,也不顾忌任何场合,当场斩杀了草忍村的带队上忍!
    “这…这…无法无天!”
    水户门炎看着地上那具没有头颅的尸体,手掌都气得有些哆嗦了起来,他已经想到木叶即将遭遇到的麻烦了。
    “有些太过火了!”
    转寝小春的眉头紧锁,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日斩,你也看到了,这个小鬼行事有些肆无忌惮了,在村子里就敢当场杀死其他忍村的使者,会为木叶带来麻烦的…”
    “……”
    志村团藏拄着自己的拐杖,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彷佛是在嘲弄两位火影顾问的无能为力。
    “佐助。”
    猿飞日斩沉声询问起了事情的原委,他的目光落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身上:“无缘无故伤害草忍村的使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件麻烦事。
    草忍村的实力弱小,却也是木叶的同盟国之一。
    如果单单是草忍村的话,木叶大可以不加理会;但是木叶的同盟国可不止是草忍村,甚至还有五大国之一的砂隐村,倘若处理不当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外交上的公愤…
    “这可不是无缘无故。”
    宇智波佐助收回了自己的忍刀,伸手扶向了自己的忍者护额,满不在乎地彻底撕开了一张遮羞布:“草忍村的人羞辱漩涡一族的后裔,我杀了他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我们头上的护额不是象征着曾经的漩涡一族么?我可做不到对漩涡一族的受辱无动于衷啊,因为我的一位同伴也是漩涡一族的后裔…”
    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至少从明面上来说,宇智波佐助说得很有道理,哪怕是漩涡鸣人也在这一刻被他瞬间说服了。
    “啊对对对…”
    漩涡鸣人立刻跳了出来选择支持宇智波佐助。
    虽然漩涡鸣人也有些无法理解宇智波佐助杀人的速度那么快,但是漩涡鸣人一直渴望着得到更多亲人,至少香磷和他一样都是漩涡后裔,他们两个人先天有着血脉上的亲近。
    “火影爷爷!”
    “那家伙竟然想打香磷!”
    漩涡鸣人站了出来,满脸坚定地站在猿飞日斩的面前,毫不畏惧地大声道:“香磷是我的族人!我也会保护她的!”
    “……”
    木叶高层的额头同时跳了跳。
    作为木叶的高层,猿飞日斩和两位火影顾问需要思考得更多,早就灭亡的漩涡一族只剩下一个符号了,甚至早就已经彻底被这个世界遗忘,根本不可能再为木叶产生任何利益…
    木叶忍者们口头上纪念一下过去的盟约,只当是让村子里的忍者学习木叶历史的功课,怎么小家伙还认真起来了?
    不是…
    你们只是两个小鬼…
    竟然还是真的想帮早就覆灭的漩涡后裔出头呢?
    猿飞日斩深吸一口烟,这件事还真不是一般的棘手,因为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俨然一副凛然大义的样子…
    作为村子里的火影,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伤害了木叶的利益,自己偏偏还不能为了这种事断然处理宇智波佐助,因为宇智波佐助在这件事上占了道义…
    “哼…”
    “漩涡一族早就死了…”
    雨隐村的带队上忍站在一边,不满地嘟囔了起来:“涡潮村早就已经覆灭,忍界各地都有杀过漩涡一族的人,老子甚至都亲手杀过一个红头发的家伙,你还想为他们都讨回来公道?”
    “喂!”
    “三代火影阁下!”
    “我们可是来木叶参加中忍考试的,如果木叶连我们的安全都不不能保证的话,我们可不保证遵守和木叶的盟约…”
    “……”
    香磷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苍白。
    “……”
    漩涡鸣人的表情也难看了下来。
    “……”
    宇智波佐助注意到了香磷和漩涡鸣人的神色,他的眼眸忽然低了下去,惊人的杀意陡然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
    下一刻!
    宇智波佐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拦住他!”
    猿飞日斩连忙急声喝止!
    其他木叶上忍听到了猿飞日斩的命令,瞬身就朝着宇智波佐助和雨隐上忍的方向扑了过去,终于在间不容发的片刻,同时出手按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肩膀!
    “佐助,冷静点儿…”
    旗木卡卡西叹了一口气。
    “……”
    猿飞阿斯玛的脸上也有些难过。
    虽然雨隐上忍叫嚣的话让他们也有些不满,但是他们深知对方说的是事实,木叶不可能为了这点儿小事和对方撕破脸…
    “呼…”
    雨隐上忍深吸了一口气,心脏在刹那间险些骤停,他看着那个浑身散发着惊人杀意的黑发少年被木叶的人制止,脸上再度浮现了一抹轻蔑:“哼,一个小鬼而已…”
    “你猜…”
    宇智波佐助抬起了自己的眼睛,双眸在刹那间变得一片猩红色,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邪笑:“他们能拦住我杀你,难道还能拦住你自杀吗?”
    “!!!”
    那名雨隐上忍的眼前一黑!
    下一刻!
    他的精神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一双猩红色的写轮眼出现在了他的精神世界里!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那名雨隐上忍被宇智波佐助的幻术控制,骤然拔出了自己的苦无,扎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大家应该都看到了,这家伙是自杀的。”
    宇智波佐助摊开了自己的双手,嘴角的笑容变得轻蔑了起来:“雨隐村的忍者心理素质真是脆弱,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而已,又不是真的想要杀了他,这家伙选择自杀是想要陷害我么?”
    “……”
    一群人的眼角一抽。
    不是…
    你怎么这么能颠倒黑白!
    “卡卡西,把佐助…”
    猿飞日斩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朝着宇智波佐助的方向挥了挥手,就想要下达对宇智波佐助的处理命令!
    然而宇智波佐助早就在现实世界的根部历练多年,他非常清楚政治斗争的伎俩,有时候抢先说出来一句话,就是抢占了一次先机!
    自己开口多说一句…
    自己的态度就多表明出来了一分!
    而自己的对手就需要更多时间来重新思考他的言辞!
    这样一来…
    自己的对手想要发难的话,就需要更加慎重考虑,尤其是猿飞日斩这个做事有些优柔寡断的老人!
    “我还要参加接下来的考试!”
    宇智波佐助干脆利落地打断了猿飞日斩的话,看向了其他忍村的忍者们:“诸位,祈祷伱们村子的下忍遇到我吧,上忍可不是我的对手,他们可保护不了你们村子的学生…”
    “当然。”
    宇智波佐助摊开了自己的双手,脸上挂着冰冷慑人的微笑:“我知道接下来的考试应该是不允许杀人的…但是,我的对手中了幻术以后自杀,应该就怪不到我头上了吧?”
    “上忍的幻术水平…”
    “可不够资格判定出是不是我的幻术杀了人…”
    这个态度…
    就是宇智波佐助要特意表明的!
    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木叶的上忍阻拦不了他的行动,自己这个疯子可不一定会服从猿飞日斩的命令!
    “……”
    猿飞日斩的话语被自己噎了下去。
    这个小家伙…
    行事说话简直是有些嚣张到了疯狂!
    猿飞日斩不得不考虑自己下达了对宇智波佐助处理的命令之后,一旦惹得这个小家伙心生不满的话,对方到底还会不会遵从自己的命令,宇智波一族的血脉里最稀缺的就是服从命令这种事…
    相比较起来…
    桀骜不驯才是宇智波真正的本色!
    如果宇智波佐助当场不肯服从自己这个火影的命令,难道自己还要命令暗部和上忍们一同出手逮捕他吗?
    这个小家伙的实力…
    还真不是上忍就能够解决掉的!
    单单只是万花筒写轮眼和须佐能乎的力量,村子里的上忍应当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他的对手,说不定最后会出现一场惨剧,自己这个火影说不得还要为此亲自动手…
    而且…
    宇智波佐助的身边还站着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一旦真的处于劣势,谁知道这个小家伙会不会动用万花筒写轮眼控制九尾,在木叶掀起一场新的九尾之乱!
    那样一来的话…
    木叶可真是在中忍考试闹出一场大乐子了!
    还有…
    第二场考试的考官御手洗红豆前几天汇报了一件事,她发现了大蛇丸潜入进来的踪迹,让猿飞日斩不得不过多考虑木叶的未来…
    这个时间…
    还真不是处理宇智波佐助的时候!
    或者说…
    现在的木叶根本处理不了宇智波佐助,不能为了讨好所谓的同盟,让木叶在中忍考试的时候出现更大的混乱,这反而会让这些同盟更不畏惧木叶的威慑!
    但是…
    就这么轻轻放过的话…
    自己这个火影的面子又往哪里放呢?
    “佐助。”
    猿飞日斩叼起了烟斗,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口中温和地笑了出来:“还愿意多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两句么?一个忍者不尊重生命,行事太喜欢极端杀戮的话,未来很容易走上邪路的…”
    “我明白了。”
    宇智波佐助看向了猿飞日斩,微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一副思索的模样,他才点了点头道:“如果是三代火影大人让我在接下来的考试里宽恕他们的性命,我会听从火影大人的话…”
    “这只是一场考试而已。”
    猿飞日斩满意地点了点头,张口吞吐出了一口烟雾,轻声开口道:“好了,你先好好参加接下来的考试吧!”
    至少…
    这个小鬼还挺听劝的。
    虽然做事有些极端,但是也还算听劝。
    说完之后,猿飞日斩看向了站在宇智波佐助身边的旗木卡卡西:“卡卡西,你跟我们来一趟…”
    “是。”
    旗木卡卡西无奈地跟了上去。
    “……”
    志村团藏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就转身跟上了猿飞日斩的脚步,他最想要对付的就是这种桀骜不驯的宇智波。
    “怎么样,团藏?”
    水户门炎轻声询问了一句团藏。
    “哼…”
    “就是一个正统的宇智波…”
    志村团藏慢吞吞地走在后面,慢悠悠地和水户门炎说着话:“这个小鬼不是宇智波一族的异类,如果放在四年前的话,应该和宇智波一族,一同死在那一晚…”
    可惜的是…
    宇智波佐助是宇智波鼬协助杀死宇智波一族的唯一条件,在宇智波鼬还活着的时候,志村团藏也不敢为此破坏自己和宇智波鼬的盟约。
    不过么…
    时代早就已经变了。
    志村团藏也不舍得杀死宇智波佐助,他有着更方便的手段解决宇智波佐助,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抬手抚摸起了自己的眼睛。
    “只要把他交给我…”
    志村团藏自信十足地看了一眼水户门炎,冷声开口道:“那个小鬼就会在我手里成为木叶最锋利的一把刀!就像他的哥哥宇智波鼬一样,会成为我们最合格的工具!”
    “嗯…”
    水户门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木叶高层都离开以后,一群下忍们自觉离第七班远远的,生怕宇智波佐助这家伙一言不合就杀人,只有新生代忍者们还敢和第七班站在一起,只是他们的表情也有些古怪。
    “……”
    奈良鹿丸满脸费解地看着宇智波佐助。
    依照奈良鹿丸的政治理解,宇智波佐助至少也应该被剥夺参加中忍考试的资格,还应该会在木叶牢房里蹲几天时间。
    竟然就这么被三代火影轻轻放过了?
    宇智波佐助的眉头也时不时皱起,他也在思考着自己的不足,自己和秋原神乐之间还存在着不少差距。
    秋原神乐那家伙…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在现实世界里,秋原神乐的嚣张跋扈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基本上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甚至还常常诽谤暗部…
    除了秋原神乐的朋友旗木卡卡西以外,木叶上上下下几乎没有不畏惧讨厌他的,甚至木叶的两位火影顾问提起秋原神乐的时候总是满脸愤愤,但是秋原神乐到底是怎么得到木叶高层认可的?
    宇智波佐助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了避免和三代火影产生正面冲突导致自己未来无法继续留在木叶,还需要用上一点儿言语上的小计谋,秋原神乐那家伙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做事比自己更加霸道,三代火影就一直对他倍加信任和容忍,让宇智波佐助无论如何都不理解,难道是两个世界的火影之间也有差距?
    “宇智波…”
    “果然都那么嚣张…”
    一个中忍悄然议论的声音回荡在了宇智波佐助的耳中。
    “!!!”
    宇智波佐助的眼神一变,猛地看向了那个出声的中忍考官!
    “你想做什么…”
    那个中忍考官被宇智波佐助的眼神吓了一跳!
    作为一名考官,他竟然被一个考生吓到了,这让他感觉自己的颜面有些受挫,坚决地不想退让,可是心里却又有点儿害怕宇智波佐助动手杀了他,因为这个小鬼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杀死同伴…可是村子里的重罪!”
    这位来自木叶的中忍考官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认怂道:“宇智波佐助,你还年轻,千万不要走到犯罪的道路上!”
    “噗…”
    一群下忍听到这里忍不住喷笑了出来。
    “谢谢…”
    宇智波佐助却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嘴角却忽然出现了一抹微笑,彷佛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出言不逊。
    “啊?”
    这个中忍考官被宇智波佐助的礼貌惊到了。
    不是…
    什么情况啊?
    怎么还向自己道谢呢?
    “……”
    宇智波佐助伸出自己的手掌,抚摸向了自己的眼眶,他的眼神一点点扫过了在场的忍者们。
    凡是被宇智波佐助看到的忍者,无一不是下意识地想要避过他的目光,所有人的眼中都夹杂着畏惧和不安。
    这种眼神…
    这种畏惧的眼神…
    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因为自己的姓氏!
    自己的姓氏是宇智波!
    木叶的忍者们大都畏惧着宇智波!
    宇智波佐助立刻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秋原神乐那家伙之所以能够得到木叶高层的信任,是因为那家伙暴露出来的力量源自于初代火影的木遁血继,却从来不会使用宇智波一族的血继写轮眼!
    而且…
    秋原神乐的写轮眼并不低,甚至级别尚且在他之上,却在他的真正面目暴露之前,从来没有在木叶公开场合使用过写轮眼…
    其中一方面固然是秋原神乐的力量已经足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秋原神乐那家伙早就清楚木叶对待宇智波的态度,那家伙不可能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宇智波的血脉…
    在木叶高层的眼里就是原罪!
    宇智波佐助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不由得变得有些冰冷,心中宛如一块寒冰一样彻底封冻,他不可能做到像秋原神乐一样得到木叶高层的信任,那就只能用点儿别的手段了…
    毕竟…
    离开木叶是不可能的。
    自己待得不舒服的地方就要离开?木叶还有他的同伴漩涡鸣人和卡卡西老师呢!宇智波佐助下意识地想起秋原神乐做的事,如果一个环境待得不舒服,那就让自己待得环境变得舒服起来!
    如果这些木叶高层不信任自己…
    未来就换一批木叶高层不就行了么?
    秋原神乐那个擅长政治斗争的榜样就在那里,那家伙利用了政斗解决了木叶所有的高层,先是干掉了三代火影和志村团藏,又挑起了根部和火影的政斗,让两位火影顾问彻底下台,自此他就将五代火影当成了掌控木叶的傀儡…
    不过么…
    这个世界的情况不太一样…
    秋原神乐解决掉三代火影和志村团藏的时候,本身就已经是根部的首领了,自己在解决掉三代火影和志村团藏之前,必须先让自己成为根部的首领才行,这个难度就有点儿高了。
    正如药师兜所说…
    志村团藏可不会把根部首领的位置交出来,即使是杀了团藏也无济于事,用幻术控制他也不可能被木叶的其他人认同…
    自己今天的表现肯定会得到志村团藏的招揽,只是加入根部以后怎么篡夺团藏的位置,还是得好好想想办法…
    “!!!”
    宇智波佐助的脑子里想到了某种可能。
    等等…
    好像不是没有办法…
    当初秋原神乐曾经在木叶搞出来一批谣言,声称自己的哥哥宇智波鼬和他一直在竞争根部未来首领的位置,导致村子里的许多人都认为志村团藏打算放权退休了…
    果然…
    从那家伙的身上总能找到办法!
    秋原神乐那家伙的存在就是一个宝藏,他的身上有太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了!
    “佐助,刚刚谢谢你…”
    正当宇智波佐助思考着如何更加深入学习秋原神乐的时候,香磷的声音打断了宇智波佐助的思绪。
    香磷仰头看着宇智波佐助,脸上有些害羞的红晕:“但是,你杀了他的话,我可能没办法回到草忍村了…”
    “先在木叶安顿下来吧…”
    宇智波佐助的手里不怎么缺少资金,他可是才抢劫了波之国的富商卡多不久,帮助香磷准备一套房子绰绰有余,至于香磷进入村子手续什么的,让药师兜帮忙去办就好了。
    “等到木叶的事情结束了…”
    “我会带你回一趟草忍村的。”
    宇智波佐助想起了自己在一个草忍记忆中看到的场景,看着香磷脸上浮现的恐惧,轻声安慰着她:“不过,我带你回去的时候,会带给他们死亡和痛苦…”
    ————
    祝大家新春快乐(不要钱的祝福)!
    (本章完)手机用户看从火影开始做打工人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10596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讨逆
  2.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3.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4.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5.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6.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7. [修真小说]仙魔同修
  8.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9.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0. [玄幻小说]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11.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12. [玄幻小说]太古神尊
  13. [玄幻小说]诡异入侵
  14. [网游小说]超神玩家
  15. [玄幻小说]吞噬古帝
  16. [都市小说]绿茵传奇教父
  17. [玄幻小说]大荒剑帝
  18. [玄幻小说]不朽世家:从打造家族天骄开始
  19.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20.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1. [网游小说]死灵法师只想种树
  22. [玄幻小说]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23. [都市小说]抠神
  24. [都市小说]妖孽修真在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