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其他小说 > 花神录 > 番外之恒武王
    (一)
    (上接狄姜再见十夜之后)
    “十夜还活着!”
    狄姜整个人就似一阵风,从人间回到鬼界,整个人扑在太霄帝君的桌前,弯腰直勾勾地盯着他:“十、夜、还、活、着!”
    狄姜风风火火的闯进来,让正在处理公务的太霄帝君手一抖,公文上便滴了一滴丹砂。太霄微微蹙眉,便挥手让桌上的公文尽数消失,而后抬头看着狄姜。
    “我知道了。”太霄一脸淡漠,面色波澜无惊。
    侍候在旁的习风见状,便带着屋中所有婢女退出去,而后关上了门。
    “就一个‘知道了’?”等他们走后,狄姜才疑惑道:“你一点都不惊讶吗?”
    “我该惊讶么?”
    太霄沉思片刻,缓缓道:“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你。”
    狄姜一怔:“我怎么了?”“我发现,这些年来你变了许多。你变得……越来越像一个菩萨了。你知道,菩萨的身份于你而言从来都只是一个名号,你不该是不近人情、没有喜怒的人。从前
    我很担心你,但是现在我放心了。”
    太霄摊手,微一叹息:“我承认,我不希望你的情绪因为十夜而起伏,但是当我见到你的眼神中重又恢复神采,我突然很庆幸,十夜还活着。”
    狄姜有些听不懂,立在桌前,静静听他说。“曾经我也在你的眼里,看见过类似的光。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在看武瑞安的时候,也曾经是神采飞扬的。我原本担心武瑞安的死会对你造成很大的打
    击,但你并没有因为他作出过激的事情,这让我很意外。同时我也知道,十夜在你心里,没有人可以撼动了。”
    狄姜默然站着,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太霄帝君站起身,走到狄姜身前,上下打量她。
    狄姜额头微有汗,看得出一路风急火燎。双手微颤,显然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十夜的出现,对她来说无异于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没有什么比这更震惊的了。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这般失态的你了。”太霄的眼睛里有些无奈,接道:“我承认,当我知道武瑞安就是十夜,我嫉妒得发疯。可是那又如何?般若,我宁愿与活人竞争,也不想跟一个死人较劲,你明白
    吗?”
    狄姜看着他,呆呆的点了点头,又飞快的摇头:“不明白!”
    “不明白也没有关系,我们的时间还很多,我会让你慢慢明白。”太霄眯起眼,微扬起嘴角,淡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为什么要走?”
    “我有正事要处理。”
    “有什么事情比十夜还重要?”
    “十夜对你而言很重要,对鬼族乃至三界也很重要。”太霄说完,打开门,朗声对门外的习风道:“传令下去,全军备战。”
    “等等。”狄姜叫住习风,转头对太霄道:“备战?与谁备战?十夜?”
    “是。”太霄颔首。
    “是不是太早了?”狄姜不解:“他什么都没做!”
    “一点也不早。如果换作旁人我可以松懈,但他是十夜。哪怕他身边只有一个不能杀生的杀生佛袭臣,他也有能力在三界引起一场浩劫。”
    太霄帝君沉吟片刻,看向狄姜:“如果你是他,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狄姜想了想,泄气道:“杀了我。”
    太霄摇了摇头,微笑:“他现在不想杀你。”
    狄姜四指轻敲桌面,缓了片刻,又道:“他想要我生不如死。”
    太霄帝君颔首:“让你痛苦的方法太简单了,重建王舍城,让饿鬼道重现人间。这也是饿鬼道众生的遗愿。”
    “这怎么可能?”狄姜拍案而起:“饿鬼道已经空了!”
    “只要人间有恶,饿鬼道就不会空。虽说鬼母已死,但这世上每一个人心中的恶,都是酝酿黑暗的温床。”
    太霄帝君正色道:“现在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此事系关乎三界众生生死的大事,我不会由着你胡来。”
    “我什么时候胡来过?”狄姜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面对十夜的时候,你从来都看不清方向。”太霄帝君说完,扬了扬手,习风便躬身退下,带着他的军令传到了三界六道。后来的事情便由婆罗门十将掌管,狄姜想要过问,但是都让太霄帝君给挡了回来。她去问过鬼君,但鬼君似乎乐于见到太霄和狄姜反目,只说了句“不知道”便将
    她赶了回来。
    狄姜趴在自己的床上,想着自己这两天被鬼界所有人拒绝,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软弱了?
    是不是十夜一回来,自己就变得没有威信了?
    简直是欺负人!
    (二)第二天,狄姜身披紫金袈裟,左手托宝珠,右手执杖,气势恢宏的杀去了阎罗殿。但是很可惜,本该人来人往的阎罗殿上,除了赏善罚恶的判官外,高位之人一
    个都不在。狄姜憋了一肚子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狄姜从旁人嘴里得知,今晨太霄帝君已经带着飞马和玉夫去了凡间,具体做什么没有人知道。
    就在狄姜准备回凡间之时,小阎王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一脸嬉笑道:“你想不想见武瑞安?”
    “武瑞安?”狄姜蹙眉,先是一愣,但见到小阎王手里把玩的两颗定魂珠后很快便反应过来。
    “辰皇第六子,因生死劫而死的武王爷?”
    小阎王大方点头:“正是。”
    狄姜想了想,收起权杖和宝珠,向后退了一步,朗声道:“带路。”
    再次见到武瑞安的时候,狄姜看着这张脸,只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瞎了眼?
    如果武瑞安的眼角,左边有金色的流云花纹,右边有血红的莲花。与此对应的双眼里,瞳孔是一只金色,一只血红,那几乎就是与十夜一般模样了。
    她怎么会没认出来?
    当初甚至连一丝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狄姜很懊恼,陷入沉思之际,竟连武瑞安的连声呼唤都没听见。
    “你怎么了?”小阎王推了狄姜一把,狄姜才缓过神来。
    “没什么,有些睹人思人……”狄姜看着眼前略有些畏缩的魂魄,实在没办法将他与十夜或者武瑞安联系起来。十夜永远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而武瑞安,他从一开始的玩世不恭,到后来突然的转变,其实一切都是因为十夜。眼前这个瑟缩的武瑞安永远无法成为像十
    夜那样,成为身披铁甲就是神勇将军。
    狄姜看不出十夜在演戏,只因为十夜够有自信。
    他足够了解狄姜,更加了解自己。
    他啊,简直无所不能。
    狄姜的神思又飞走了,小阎王一脸不满,武瑞安满目茫然。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小阎王拽了拽狄姜的袖子,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一连戏谑地把玩着定魂珠:“如果你不要他,我就把他扔回修罗道去。”
    “等等。”狄姜想了想,说:“这个情,我承了。书香已去,我正好也缺一个管事。”
    小阎王很满意的挥了挥手,笑道:“他终究只是一个魂魄,你需要为他做一个肉身。”
    “这个不必你告诉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狄姜说完,看也没看武瑞安一眼,抬手将他收入自己的广袖之中。大殿之上,便只剩下小阎王和狄姜。
    “你说,太霄帝君这是怎么了?”狄姜临走前,十分不解的问道。
    “吃醋了呗。”鬼君翘着短短的二郎腿,撇嘴道:“还能怎么?”
    小阎王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狄姜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了,径直离去。
    是夜,狄姜回到住所,将武瑞安的魂魄放出来。
    从修罗道出来的魂魄很少有不残缺的,小阎王将他安然无恙的带出来,自然费了一番功夫。她领了小阎王的情,倒不是因为留恋武瑞安,仅仅是为了睹人思人。
    饿鬼道中,暗无天日,四周一片漆黑,狄姜举着宝珠,照亮了武瑞安,盯着他看了三天。
    三天后,她才想通,自己为什么没认出十夜来。
    对一个人的记忆,首先是感觉,其次是味道,最后才是面貌。
    狄姜始终记得,十夜嘴角带着一抹戏谑和不屑的微笑,仿佛嘲弄和看不起这世间万物。
    她从不曾将任何人当作他,不是因为忘记,而是因为太在乎。
    在知道十夜已死的情况下,她不可能将任何人错认。
    ……
    ……
    (三)
    狄姜恢复了武瑞安的意识,但是他却没有五识。他只能听见,看见,还有说话。当然,他有记忆,也可以思考。但是他不会感觉到痛。
    现在的他是没有肉体凡身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狄姜是一样的。但他也很清楚的知道,狄姜的地位与自己不同。
    她手指抚过之处会有荧光,她双脚走过的地方,会有莲盘显现。
    她竟是这暗无天日的境地里唯一的亮光。
    她还是太平府那个药铺掌柜的模样,但是在世界的尽头,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每日都有人来向狄姜请安。
    他们低头行礼,带来礼物,但她看都不看,只点头微笑说:“谢谢。”
    她对每一个人都如此,久而久之,就跟没有表情是一样的。
    若放在从前,武瑞安早就疯了,但现在,他能长久安静的站在她身边,似乎也不觉得时间难熬。
    她的身上仿佛有一种特殊的气息,能让这世间一切浮躁喧嚣沉淀。
    他甚至觉得,她根本不像一个“人”。
    武瑞安研究了她很久,她不说话,他也不主动开口。
    二人各怀心思,不知道在地底待了多久,直到有一日,习风躬身进来,道:“他们都到了。”
    狄姜毫无表情的脸终于起了变化,带着一丝期待离开了饿鬼道。三途河边,众多容貌艳丽的女子站成一排,似在等待着谁。她们之中,容貌最为出众的要数身材最高挑的那一位。她的美,美得气定神闲,英气十足。正是年轻
    时的女帝辰曌。流芳郡主亦在人群其中。
    狄姜特地吩咐过,在太平府与自己有过交集的女子都搜罗起来,由她亲自接引过河,送她们去见十殿阎罗。
    狄姜向摆渡人借了一艘船和引魂灯,笑着说了“谢谢”,而后亲自摇桨,拉着她们的手,一个一个的接引她们上船。
    期间,众人都多少有些疑惑,尤其是众星捧月的辰曌和流芳郡主,对突如其来的身份变化十分不解。
    为什么在这旁人大气都不敢出的冥府之中,狄姜能言笑晏晏?
    为什么她能行走如风?
    为什么她受众人敬仰?
    她究竟是谁?
    “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人生一世,皆是缘分,你们既与我结缘,便由我来送你们一程。”
    狄姜和煦微笑,如沐春风,但在场之人,却没有人能笑出来。生前她们多少都得罪过她,诋毁和嘲笑更是数不胜数,却不知,她早已在她们不知道的地方长成了大树。不对,她原本就是一棵盘根错节无人可以撼动的树,她
    在人前表现出的杂草模样,只是她想展现给旁人看的。
    从前她们总认为武王瑞安被蒙蔽了眼睛,看上一个市井女子。
    殊不知,武瑞安或许才是她们之中最有眼光的一个。
    从前她们也总认为狄姜没有福气,不论他们历经多少磨难,一同经历多少故事,最终陪伴武王的都不是她。
    殊不知,狄姜根本不需要那样的福气。
    狄姜在阎罗殿外等候,她并不打算插手判官的事情。她们的人生自有公正定论,自己来此,只是来送她们最后一程。
    她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有人哭有人笑,但没有人觉得不平。
    狄姜看着她们一个一个的消失,从此以后就真的是再也不见了。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辰曌,但是她不仅不会消失,还被赐予了新的名字。
    “因其功绩,封为恒武王,位列八大明王之后。”阎摩宣布了她的新名字。
    恒武王得到在场之人恭贺,就连狄姜也不例外。
    “恭喜殿下,再不必受轮回之苦。”狄姜躬身行礼,如在太平府时候一样。
    恒武王面无表情,盯着狄姜看了许久,才踯躅道:“狄姜?”
    “是。”狄姜微笑颔首。
    凭恒武王的眼力,不,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狄姜在此处的身份地位之高。
    她是狄姜,却不是太平府的那个狄姜了。
    恒武王收起一身孤傲,也学旁人叫狄姜那样虚心求教:“不知姑姑可否见过一个人?”
    “谁?”
    “江琼林。”
    狄姜的笑意更深了。
    她没有很快回答她,而是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在第一狱的无极池中,四周一片雪白,唯独此处有一方碧泉,可以映出前尘往事。
    狄姜抬手,一段小小的影响便浮现出来——
    那是女帝辰曌八年。
    江琼林被赐死,入了冥府,跪在鬼殿,面对十殿阎罗之时,小阎王问他:“可还有心愿未了?”
    “不曾有。”
    江琼林摇了摇头,直言自己不愿意入轮回,只愿留在鬼狱中,一直等候。
    几殿阎罗讨论了一番,最终没有定论,便将他送往了一狱,在苦寒绝境之地,终日等待。这里没有昼夜更替,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冰雪世界。他也不知自己在这里待了几日,也不知世上今夕何夕,直到满目皑皑白雪的天地间,突然走来一名绿衣女子
    。
    女子行走如风,娉婷妖娆,可他却如何也看不清她的脸。
    女子问他:“你入了我的花神集,我可满足你一个心愿,无论前世今生还是来世,我都可以送你过去。”
    江琼林大喜,眉目中复又恢复光亮,直道:“我只愿能做她御座前,宫灯中的一缕灯芯,日夜相伴,焚烧不绝。”
    “只是想要陪伴?”女子诧异。
    “是,”江琼林颔首:“能静静地伴她左右,于愿足矣。”
    女子浅浅一笑:“若我能让你看得见她,摸得着她,日夜守候与她呢?”
    “当真?”江琼林蹙眉,显得不可置信。
    “不过这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女子又道。
    “我愿意!我愿用我三世福禄因缘,去换陪她一世长安。”
    女子想了想,便缓缓点了点头:“好,我满足你的心愿。”
    影像消失,恒武王一脸不解。狄姜接道:“三月后,在凡间太平府的通济坊中,有一老妪,因家中贫困,会将她的第九个孙子,送入宫中净身房净身,他本会在净身之后死去,但是江琼林与他换了命,便能平安渡过一劫。而后三月,一日,他会在御花园中替掌事太监挨一顿板子,遂被掌事太监带在身边日日调 教。而又三年,掌事太监年老,无疾而终
    ,他便成了辰曌身边最受宠的宦官,一直陪她终老。”
    他记得她。
    她不识他。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如此已是最好。
    恒武王一脸震骇,想起师文昌那一双寂落消沉的眸子,只有在看见自己的时候会发出点点星光。
    原来,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时间规律,因果循环,缘起缘灭,聚合离散,都是缘分。陛下,节哀。”
    狄姜一字一句,每一个字都像有千斤重,提醒着恒武王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许久,恒武王再次开口。
    狄姜微笑:“你请说。”
    “我不想当恒武王,我想陪伴琼林。在他落难的三生三世,不离不弃。”
    “你确定?”
    “我确定。”恒武王斩钉截铁,道:“他能为我放弃三生福禄因缘,我也能为他放弃一世长安。”
    狄姜半张开嘴,看似惊讶,但似乎又在她意料之中:“好,我答应你。”
    恒武王离开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问了狄姜一句话:“你……见过安儿吗?”
    “见过。”狄姜面色沉静,没有任何变化。
    “安儿是因为你才变成那样?”
    “……”
    狄姜微笑,不回答。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武瑞安的问题太复杂,她无法解释。
    良久,她才哑哑道:“我只能说,我足够清醒,我不配拥有爱。”
    恒武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最后一句话是:
    “你,真的清醒吗?”
    狄姜想当作没有听到,但是她不仅听到了,还听进去了。
    回首这些日子,她好像是有点不清醒……
    (四)
    狄姜回到地底,又只剩下武瑞安陪伴她。
    多日过去,狄姜仍旧没有给武瑞安塑造肉身。
    “我真的比不上他么?”武瑞安第一次开口,问狄姜:“因为我比不上他,所以你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狄姜知道,这些她不在的日子里,他已经了解了一些前尘过往。
    狄姜轻轻摇头,说道:“你们是不同的人,没有比较的必要。”也没有比较的可能性。
    十夜从小在尸山血海中长大,在旁人还在母体中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了争斗。他不论是意志还是力量都远超常人。
    他的人生不可复制,更不要说被超越。
    武瑞安不再说话,而是去找一切可能认识十夜的人,拜托他给自己讲十夜的故事。
    武瑞安仔仔细细的研究了“自己”的后半生,发现自己跟十夜真是太不一样了。他永远不会为一个女子折腰,也不会想着披上战甲上阵杀敌,更不会将唾手可得的王位拱手让人。而十夜,他看似结局很糟,但这一生途中,只要是他想要得到
    的东西,从来都志在必得。就连狄姜都被他感动了。
    武瑞安知道,就算自己有着跟他一样的脸,可自己永远都不能代替他。
    又过了几日,狄姜想好了武瑞安的去处,对他说:“为了补偿你,我会洗去你的所有记忆。你将被赐予完整健康的生命,重新投生皇室,再活一次。”
    武瑞安摇头:“我不想离开。”
    狄姜轻笑:“这里不属于你。无论留在这里多久,于你而言,都不会有任何不同。”
    这里没有风,没有雨,没有阳光,没有未来。有的只是一日日的不受任何人打搅的沉寂和安宁。
    武瑞安不该跟她一样,什么都没有享受过,便拥有了无边无际的孤独。
    狄姜带着武瑞安走到轮回石前,带着不容人置疑的笃定。
    武瑞安临走前问狄姜:“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或许。”
    “我不要或许,”武瑞安摇头:“我还想再见到你。”
    狄姜想了想,笑着点头:“我答应你,我会去看你。”但是到了那时,我认识你,你却不会再记得我。
    狄姜心中有小小的难过,但难过转瞬即逝。
    人生短暂,此一别很快还会再见,有什么好难过的?
    何况眼前人是武瑞安,又不是武瑞安。
    他只是她的朋友,却不是她的恋人。
    武瑞安闻言十分开心,欢快地点头:“我等你!我相信到那时候,我一定会认出你!”
    武瑞安说完,没有任何心理包袱的进了轮回。
    狄姜轻笑,站在轮回石旁,一直等他的影子再也看不见了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狄姜路过三生石,看见石头底部缠绕着的红藤,心中突然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
    她抬起手,心念一动,金丝玉镯伴着血色红藤便显现出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就似有了生命一样,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血肉相连,密不可分。
    她发现,只要自己一想起“他”,她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像一个“人”。
    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凡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完全不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甚至觉得,能够像普通人那样去生活,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幸福的事……
    …………手机用户看花神录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10594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小说]机战:从高达OO开始
  2. [其他小说]拒绝精神内耗,从离婚开始
  3. [玄幻小说]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4. [穿越小说]机战:先驱者的归来
  5. [科幻小说]诸天从婴开始
  6. [玄幻小说]全民领主:我的亡灵会裂变
  7. [玄幻小说]妖龙古帝
  8. [穿越小说]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
  9. [其他小说]修仙琐录
  10. [都市小说]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11. [修真小说]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12.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13. [玄幻小说]极道剑尊
  14. [都市小说]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15. [玄幻小说]一剑霸天
  16.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
  17. [都市小说]我的异能悠闲生活
  18. [其他小说]黄昏分界
  19. [都市小说]讨逆
  20. [玄幻小说]乱世书
  21. [玄幻小说]凡骨
  22. [科幻小说]电磁暴君
  23. [玄幻小说]武道丹帝
  24. [玄幻小说]我的师兄太强了